這裡可以找到我

目前分類:茄冰同人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0214
  • 請輸入密碼:

這是慶祝明年KAITO十週年的同人文。

幾乎都是R18,閱讀前請先斟酌。

此章節連肉湯都沒有,所以就不鎖了。

目前預計貼到第四章,後續就會全收在同人本裡了。

以上~~

-----------------------------------------------------

  逼說出口的臣服(下)

青崎海人醒來時,看著窗外豔洋高照,一時間他不確定是上午還是下午,只知道肚子相當餓,全身疲憊,還有著宿醉後的頭疼。

「主人……」他茫然地看著四周,別館主臥房內只有他一人,下意識地尋找神威子爵,卻完全聽不到任何動靜。

昨晚的他雖然醉了,但是不至於醉得不省人事,反而記得不少深刻的事,例如他對子爵說了那些話、做了那些事,現在想起還是讓他羞得想挖洞把自己埋了。

「天啊──我真不能喝酒。」他趴回床鋪,躲進被窩裡,要是可以真希望這一切都是夢境。

不久之後,門被推開,他家主人拎著一套折疊整齊的衣物進屋,就看見他躲在被子裡嘆息。

「醒了?怎麼不出聲?」神威子爵看著他的舉動稍稍擰起眉,果然清醒後一切就會打回原狀,昨晚的青崎海人宛如夢境般地甜美。

「主人,我、我昨晚失態了。」青崎海人連忙起身跪趴在他面前,身上的被子包得死緊,他連自己一身赤裸的樣子都感到羞恥。

這時,神威子爵沉默了許久,眉頭鎖得更深了些。

「我有說不好嗎?」這道歉來得莫名其妙,把他昨晚的美好全被打散。

青崎海人一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不過感覺得出自己的主人並不喜歡他說這種話,於是他低著頭維持原來的姿勢不知道怎麼收拾局面。

「把衣服換上,看看這套合不合身,下午有個茶會你得跟我去一趟。」他將衣服擱到床前,不再提及剛才的事。

「是。」青崎海人抓起衣服看了一會兒,便抱著衣服下床,用著相當緩慢又吃力的步伐往隔衣間走去,全都看在眼裡的神威子爵悄悄地擰起眉,拉回他往床上推。

「主、主人?」青崎海人難掩驚慌,這被推倒在床上的動作,讓他很難不聯想。

「躺好。」他壓了壓青崎海人的肩膀,還抽走他懷中的衣服。

青崎海人的臉色立刻刷白,不會這時候還想來一次吧?他下意識掐緊被子,就怕昨夜羞死的記憶再次湧了上來。

「你睡一覺吧,離下午還有點時間。」神威子爵忽視他的恐懼,替他腋好被子後,起身關了臥房的燈,要他好好睡一覺。

「主人……」躲在被窩底下的青崎海人,張著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神,疲憊的確是藏不住,但是更多的是困惑。

「睡吧,不要想太多。」他起身摸摸臉,沒多說什麼轉身離開臥房。

青崎海人盯著被關上的門,腦裡挺多思緒,卻又因為不敵疲憊而被睡意拋遠,睡夢前他只想著,其實子爵對他不差,但是為何彼此之間總是瀰漫著緊張的氣氛呢?他想了想,終歸還是自己的出身太低的關係吧?

但是,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放鬆的睡一覺了,柔軟的床、舒適的枕頭、不在顛沛流離的旅程,夢裡他看見了自己生長的青崎藩地、看見家人,然後遠處有人在呼喚他,催促著他離開,而他的故鄉、他的家人卻逐漸遠去,深深的寂寞感他心頭一酸,一睜眼才發現原來做了夢。

夢醒了之後,卻看到他的主人神色凝重地盯著他看,儘管兩人已經多次坦誠相見,但是自己睡覺的模樣被這麼近距離盯著,著實是一件相當丟臉的事。

「主人──時間到了嗎?」他喘著氣,故做鎮定地問道,沒想到神威子爵根本沒打算回他的問題,只是盯著他看,接著伸手摸摸他的眼角。

「主人?」青崎海人這時才發現,他的眼角有淚,是太想念青崎藩的一切,才會夢到落淚嗎?

「對不起,我失態了。」他立刻伸手抹掉眼角上的淚水,幸好只是淺淺的幾滴淚,這麼個年紀還夢到落淚,實在太丟人了。

神威子爵還是沒說話,甚至伸手握住他擦眼淚的手,看起來像是在生氣又像在隱忍,青崎海人猜不透他的情緒,只能傻傻的盯著。

盯著盯著,神威子爵突然湊近他,在他的脣上沾了一下,一個不輕不重的吻讓青崎海人瞪大眼,下一秒就被深深地吻了一番,兩人在性事上幾乎不接吻,更鮮少有這麼激烈的吻,直到對方甘願放過他後,他轉過身大口大口呼吸著,剛才一度以為自己會在這場接吻裡氣絕而死,猛力親吻的力道讓他的脣還有點麻疼。

「快到出門的時間了,你快換好衣服,晚上有個晚宴不能遲到。」神威子爵沒有解釋,只是丟了這句話之後便起身離開,留下一臉茫然的青崎海人,想著剛才的夢以及親吻。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他緩慢地坐起身,睡過一覺之後精神的確好許多,但是神威子爵對他的態度,倒是讓他越來越困惑了。

 

傍晚,神威子爵有一場無法推拒的晚宴必須前往,據說是某財閥的獨生女生日會,對方正值適婚年紀,剛從英國留學回來,氣質高雅、長相可愛,在貴族圈裡引起不小的討論,不少單身的貴族男性們對這名女孩起了不小的興趣,神威子爵對她興趣缺缺,只因為論身份、背景、年紀都與這名女孩相當匹配,於是生日宴的邀請名單裡並未遺漏他,甚至將他列在第一位。

晚宴,在晚上六點開始,神威子爵這一趟卻只帶了青崎海人參加,這倒是讓子爵內部的人無法理解,具他們所知,自家主人不愛讓這位少年與其他人有接觸,彷彿恨不得想將對方關起來一般,沒想到卻會帶他參加這麼盛大的宴會。

神威子爵的舉動就連青崎海人自己也不懂,但是難得可以出門一趟,他倒是很開心,對於車外的風景都感到相當有興趣,尤其車子恰好繞過別館後頭的道路,讓他可以看清圍牆上的花朵。

「果然是朝顏啊──」他小聲地肯定,看著圍牆上的花朵全都含苞而垂,等著隔天的日光沐浴再次綻放,他光是想像這整面牆都是藍紫色的朝顏,嘴角不禁勾起淺淺的微笑。

「只是一堆花也能看得這麼開心嗎?」神威子爵不知何時靠在他耳邊輕聲問道,他看著那面牆,實在感覺不到有什麼特別。

「因、因為很美,如果等天亮之後整片都開滿花,光是想像就讓人期待。」青崎海人盯著那面牆,隨著車子不停地前進,視野逐漸遠了,直到看不見為止,他才一副悵然若失地面向前方收起笑容。

「明明只隔一道牆卻看不見開花的樣子,真是可惜。」他輕聲說著,這句話說來無心聽在神威子爵耳裡卻是有意。

神威子爵沒答話,只是看了他一眼,眼底有些複雜,只想著今晚的晚宴想隨便找個理由脫身,他對那名歸國才女毫無興趣,更別說什麼婚約,他心中的複雜情緒藏得很好,青崎海人沒有察覺,只是覺得氣氛有些鬱悶不敢再開口多說幾句。

兩人就伴著詭異的沉默抵達了生日宴現場,被領進宅邸後,神威子爵立刻受到多方注目,身為東道主的財閥大老立刻上前迎接,一群人湧了上去紛紛想找他說話,而他卻只是回頭看著被幾到人群外圍的青崎海人,擰起眉勾住他的手臂往身邊帶。

「你是我今天的隨從,別離我太遠。」他像是責備,抓住青崎海人手臂的力道並不輕。

「請子爵恕罪,我會小心。」青崎海人緊貼著他,也真的不敢跑太遠,神威子爵看他這麼安分,心情好了些,往後不管任何人靠近他,總讓這個瘦小的少年不離身,久了,對他有興趣的人覺得無法多談些話,加上神威子爵的態度總多了一些冷淡,不一會兒這些貴族們轉往其他地方逕自聊了起來,而他與青崎海人就這麼被冷落。

神威子爵勾起一抹微笑,靠在他的耳邊說:「這裡待不住吧?等等裝作不舒服點,你我都可以早點脫身。」

青崎海人一愣,他家主人這是要他裝病?

「裝得像點,看是要腹痛還是頭暈,這裡我快待不住了。」

青崎海人還是那副呆呆傻傻的樣子,但是主人的催促讓他不敢不從,他低頭醞釀了一會兒,伸手輕輕地覆住自己的下腹,擰起眉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樣子。

「你怎麼了?」這時,神威子爵輕聲問道,音量不大不小,卻能引起旁人注意。

「主人,抱歉──我肚子有點不舒服……」青崎海人低著頭,手緊緊壓著下腹,刻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在忍耐,但是深怕被發現一切都是裝出來的,只得低頭迴避眾人的目光。

「請問子爵,需要幫忙嗎?」一旁,是該生日宴的家僕,禮貌性地過來詢問,甚至還幫忙扶住他的肩膀。

「大概是這幾天太勞累、或者吃到不乾淨的東西。」神威子爵技巧性地拉住他,避免外人碰觸。

「那麼,需要替這位先生準備一間房,讓他休息嗎?我們也可以請醫生來看看。」

「不用費心了,這孩子天生身體不好,我們有固定的醫生看診,現在就能帶他去看診,倒是這場宴會我必須早退,真是抱歉。」

「這是緊急狀況,請子爵不需介意,那麼由我帶路送你們離開。」

僅在短短幾分鐘之內,他們倆在家僕的護送下提早離開生日宴,該位千金都沒能來得及與他見上一面,神威子爵帶著他上車後,這才卸下剛才的偽裝,看著逐漸遠去的豪華宅邸,難掩竊笑。

「你表現得很好,晚點給你獎勵。」神威子爵心情很好,一把攬過他在臉頰上親了親,毫不在乎前頭正在開車的司機會看見。

「我、我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說謊,這實在不妥……」青崎海人是個老實人,剛才那齣戲看似簡單,幾乎嚇掉他半條命了。

「身為你的主人說可以就是可以,直接回別館,今天哪裡都不去了。」神威子爵往後一仰,看他坐立難安的樣子覺得有趣。

「你從沒說過謊?」他很好奇,這世上難道還有這種人存在?

「從未,父親從我小時候就教導,做人必須有誠信,不能欺瞞他人。」

「所以,剛才是你第一次說謊?」他覺得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就算是孩童也會說謊,更何況是成年人。

「是、是的──」他點點頭,內心的不安與愧疚揮之不去。

「真的從未說謊?」他不信。

「從未,主人──剛才真的是我畢生最害怕的時候,欺騙是多讓人不安的事。」

「那麼,在我面前你也是坦白從寬,對吧?」神威子爵盯著他,勾起別有用心的笑意。

「是的,尤其在主人面前,絕無任何欺瞞。」

神威子爵盯著他,仔細斟酌這番話一會兒,才又開口。

「你對於現在的身份感到羞恥嗎?」這一問,他清楚看到對方眼瞳一縮,面露遲疑,卻沒有開口回答。

「從你成為吉原居民,最後讓我直接破了身,讓眾人都知道廢藩罪人的你,夜夜陪我上床,這種關係你打從心底感到厭惡,是吧?」

他問得字字直接,青崎海人還是沒有回答,或者該說他不知道怎麼回答。

「你時時刻刻都想著,何時能翻過那面牆,回歸自由,是嗎?」

當然,青崎海人還是沒有回答,被這一連串的問題嚇得胸口發悶,他該通通都回答是嗎?

倘若全據實以答,一定會遭來責罵……甚至更嚴厲的處罰也說不定,為什麼神威子爵要問他這些問題呢?

「你說你從未說謊,看來也只是推託之詞。」神威子爵看他沒回答剛才的任何一個問題,勾起不太友善的笑容,語氣變得陰沉。

「不、不是,我……」

「不是?那麼,剛才的問題都一一告訴我答案吧,要是說謊,我今後就讓你不能言,欺騙主人可是很嚴重的罪。」

青崎海人滿滿的為難,粗喘了好幾口氣後,才張著嘴回答,音調裡充滿了恐懼與顫抖。

「是……我現在,對於這卑賤的身份感到羞恥,甚至困惑著是否有活下去的意義,但是……但是──因為賣身契約不能變更,生死都必須讓買主來定,也只能讓我倚賴這條契約繼續讓自己苟延殘喘……」說到後來,青崎海人說不下去了。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KAITO的生日在情人節唷~
  • 請輸入密碼:

這張沒有肉,所以不用鎖XD

--------------------------------------------------------------------------

青崎海人搬進神威子爵的宅邸後,其實並未與其他人有太多的接觸,因為他們連正門都沒進去,神威子爵帶著他直接搬到後方的別館住,整個別館裡只有他與神威子爵住著,白天外出後才會有僕人進屋打掃,除此之外青崎海人能接觸的人,除了子爵以外,就是那位總是笑容滿面的秘書,將臣喜之先生。

不過,將臣先生幾乎都在忙財團的事情,偶爾才會被子爵喚來一起出門,除此之外都是他們兩人。

生活在別館裡對青崎海人來說,就像是被獨立出來,不受干擾,相較於之前的不安,他倒是能接受子爵的安排,除此之外他還得學習貼身助理的工作,秘書無法處理的瑣事都落在他身上,例如子爵當天外出的穿著、私人帳目、整日行程跟隨,將臣喜之先生還笑著跟他說,他不歸任何人管,只需聽子爵的話,千萬別聽其他人的差使,免得子爵生氣。

除了日常瑣事,再來就是夜裡──這部分對青崎海人來說,最難以啟齒,他被安了個很理所當然的身份,但是宅邸的人心知肚明,出身吉原的人該做的工作,尤其被區別在別館裡居住,更讓他覺得自己的身份比其他人更低下。

「青崎海人,你在做什麼?」突然,神威子爵帶著疑惑的呼喊從他身後傳來,讓他身子一僵,動也不敢動。

「你爬上圍牆做什麼?想逃?」他擰起眉心裡不太高興,整天都在與財團的人周旋、銀行的人談融資的事、企業裡的各種瑣事,已經讓他心煩不已,忙到傍晚回到別館卻看到青崎海人爬上圍牆,這舉動看來刺眼不已,尤其這人始終帶著一絲畏懼與生疏,讓他很難不聯想。

「我、我在看花。」青崎海人嚇得晃了晃身子,一手攀在圍牆上,雙腳踩著他臨時堆高的木箱,被盯得越來越不知所措。

「看什麼花?讓你爬牆?」他緩緩地走近,雙手抱住他的腰往下拉,直接阻止他繼續爬牆的行為,那畫面實在太刺眼了。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KAITO的生日在情人節,四碼。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KAITO的第一個生日,四碼
  • 請輸入密碼:

封面好啦啦啦!!

全文完成啦啊啊!!正在修稿啦啊啊啊!!

海帶帶我愛你啊啊啊啊!!!讓人想犯罪的封面啊啊啊啊

給大家看一下封面:

vocaloid gaka jpg壓縮  

試閱:

◎不平靜的早晨

早上六點半,Gaku起床後盯著左側床的景象一眼,深深覺得自己可能是在作夢,於是決定窩回被子裡,等著真正醒來的那一刻,但是就在兩分鐘之後他發現自己根本毫無睡意,只好重新坐起身面對現實。

「為什麼……有個小孩?KAITO跑去哪了?」Gaku看著躺在他身旁目測約三歲大的男孩許久,小男孩身上還套著KAITO的睡衣,但是明顯過大看起來像是蓋了件被子,那頭漂亮的湛藍色頭髮、藍色指甲以及毫無防備的睡臉,儼然就是小了好幾號的KAITO,他無法理解這個像KAITO的小孩從哪兒來,更無法理解KAITO本人跑去哪了。

「唔──」那個像是KAITO的三歲小孩醒了,他那睡眼惺忪的模樣讓Gaku目不轉睛地看著,這孩子連睡醒的姿態也跟KAITO一模一樣,這到底怎麼回事?難不成是KAITO的小孩?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我是瀝青>W<
這是茄冰突發本的印量調查。
因為我今年第一次報名VOCAWORLD-03
所以~計畫在這一場會有一本茄冰突發新刊O///O

關於VOCAWORLD-03(V家 ONLY性質的同人場)
相關資訊如下:
時間:2014年05月18日(週日)
地點:師大公館分部中正堂(台北市汀州路4段88號)
一般入場門票:150(附贈限量場刊,送完為止)
----------------------------------------------------------------------
以下是突發新刊資訊:
書名:我是KAITO今年三歲
屬性:V家同人、CP是:神威がくぽXKAITO、腐向、砂糖文
作者:瀝青
繪師:海帶
書本尺寸:A5/約兩萬字上下
售價:100元
------------------------------------------------------------------------
販售說明:此次新刊印調會先以能到該場次購買的數量為主喔!
(看餘本的數量,預計可能會在暑假的時候完成寄賣程序)
印量調查至4/20截止

封面:(待補)

試閱預告:

預告網頁      

印量調查截止~


文章標籤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F23結束後總覺得該來公告解釋一下><不然對不起大家。

說明一下

KAITO生日本有購買的人權益問題:先謝謝特地來買的人;

在場次前有說2014.2.17當天會放出無料版作為慶祝用,

實體書的部份,只限2014/02/15這天販售

從今以後不會在任何場次上販售此本,這是確保今天特地來買本的朋友們的權益

 

友人提醒可能會有疑慮,才發現我的作法有暇疵,深感抱歉

謝謝大家今天到場支持。><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這次的是KAITO生日本。

因為啊.....

某天看到狐猿P的消息,發現這次的FF23剛好是KAITO的生日,所以,抱持著想慶祝KAITO生日的心

報名了FF23(2014,02//15~02/16)!!

不過,因為個人因素,所以只會參加第一天,另外還預計要跟狐猿P當鄰居喔喔喔(緊張又興奮)

由於這次純粹是慶祝性質的本,所以只會在2014/02/15當天販售,不會有通販與寄賣。

說了這麼多,就先..來介紹一下這次的本:

這次的封面跟文都是我自己處理...(羞)

P.S:這次的本依舊是茄冰本無誤W

封面: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食用前請先注意:

輕腐,CP是茄冰。

此故事預計在2014/2/15 FF23,以慶祝的性質販售

2/17當天會放出無料版本給大家>W<

設定:

KAITO與茄子是同居狀態。

與MEIKO、MIKU、連、鈴是兄弟姊妹設定

與KAITO V3是兄弟設定。

前半段主場是茄冰,後半段主場是KAITO與KAITO V3為主。

無肉、微甜、超級清水文,純粹描述KAITO生日以及我自己理解的感觸。XD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篇完全是因為KAITO-V3版上市後的感觸啦......

 

 

叛逆期(下)

習慣真是一件宛如毒品一般,容易令人上癮、一旦失去後便會渾身不對勁。

GAKU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居然有整整三天的時間,都沒看到他啊?」GAKU發出苦笑,晃著手中那瓶才喝一半的啤酒,看似愜意其實內心苦悶的很。

有些事情不能提,有些事情必須提,有些事情對方不想面對,有些事情卻又非面對不可。

這些就是他們吵架的原因,而且至今還沒找到解決的辦法。

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不是會就此結束呢?原來,也會有結束的一天嗎?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叛逆期(上)

KAITOGAKU吵架了。

這可是個大危機,他們兩人同住了三年以來,第一次遭遇到嚴重的爭吵,過去他們雖然也曾小小的鬥嘴過,但是往往都在下一刻便能和好,至於這次……身為KAITO的弟弟、妹妹們都感受到事情不對勁了。

KAITO大哥,你這次回來住好多天唷!」晚餐時間,他們家的餐桌前難得有了滿滿一桌的菜,各式的熱食甜點,讓年紀最小妹妹鏡音鈴看得眼睛都發光發亮。

「因為很久沒回來住了啊!」站在廚房手握著鍋鏟、身上還圍著一條藍色圍裙的KAITO一臉笑瞇瞇的說,這時他又弄了一盤蕃茄義大利麵,香甜的氣味頓時瀰漫在整個溫馨的餐桌前。

「這麼多天,GAKU大哥都不會擔心嗎?」鏡音連夾起一小口蔬菜沙拉,語氣難掩小心的提起另一人,這時他們明顯的看到窩在廚房裡的瘦高青年僵了一下,然後又狀似沒事的繼續做菜。

「他才不會擔心呢!」他露出閃亮的笑容,並停止這個話題不太提及那人,與往常的情形截然不同,過去KAITO可不是這種情況,只要一提起GAKU他可有許多事情可講。

今天的早餐、昨天的晚餐、前天去的地方,只要關於GAKU的一切他都有說不完的話題,然而今天……

「這次吵得好嚴重呀……」初音喝下一口濃湯後,忍不住低聲說著。

「初音姊姊,妳知道他們吵架的原因嗎?」鏡音連也跟著壓低聲音問,他記得一週前跟KAITO大哥通過電話,當時的氣氛可是相當融洽,聊起GAKU大哥時,還隱約可以聽到他害羞又甜滋滋的語氣,怎麼只隔幾天就變得如此呢?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啦啦啦~
好久不見的茄冰文>W< 使用前請先注意:腐向注意、CP是:茄子 X KAITO。

NICE1  

 

-----------------------------------------------------------

一切就由早晨開始

GAKU睡醒了。

現在是早上五點半,身為一個武士,就算只是個音樂機械體,但是半真人的他體內可存著百分之百的武士魂,所以五點半起床對他來說算晚了。

他沒有賴床的習慣,他只是、只是……很喜歡看著旁邊的人,看著他睡覺的樣子,直到兩人該起床、面對工作、今天的一切為止。

「嗯……」枕邊人發出滿足的嘆息,接著將臉埋進枕頭裡蹭啊蹭,弄亂了額前的藍色髮絲,但是在他眼中卻覺得這是最好看的風景。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注意、同人、輕微腐向、主CP是茄冰。
此篇發想源自於這件事↓↓

如有不適也請繞路。
建議可以一邊聽上述連結看文XD

本文開始:

 

---二月十四、十七,生日,與那樣偉大的愛。--

所謂的生日,就是胎兒離開了母體,正式踏上這塊世界的意思吧?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茄子的黏土人到家好一陣子了,總覺得不玩個什麼,很對不起自己XD

 

GA:KAITO君————!

DSC08843

KAITO:啊、是GAKU!!

GA:能在這裡與你巧遇,在下滿心歡喜啊!

DSC08844

GA:在下剛好帶著PO丸出來散步,剛好遇到你(絕對不是跟蹤你喔!)

DSC08845

KAITO:可是你剛剛就一直跟在我後面了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NICE:寢息

今天大概又是忙碌的一天吧?聽著那立刻入睡的小小鼾聲,怎麼呼喚、怎麼去移動他都毫無反應的情況來看,應該是如此。

有時,他總忍不住想,提早將這傢伙拱來一起住是對的,否則哪天可能會看到這傢伙自我生活管理不好的關係,餓死或者冷死、熱死,也說不定。

光是這樣想,他就全身發抖啊!

「頭髮沒吹乾,還隨便亂躺,這樣很容易感冒。」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NICE:獨處

該怎麼說呢?

一大早開門,映入眼簾的是這般失落、寂寞,彷彿被遺棄在路邊小狗般的眼神,誰不心疼呢?

事情得從頭說起,話說身為這家友好的鄰居,有著一定程度互動是應該的,就在那天難得自己也有空,被他邀請去家裡一起吃晚餐時發生。

吃飽飯後,一夥人悠哉的窩在客廳裡看著電視,吃著飯後水果時,那個綁著令人著迷的淺綠色雙馬尾、貼心又可愛的妹妹突然開口了。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天的日常
「啤酒、橘子、香蕉、青蔥還有一桶冰淇淋!」

漫步在大街上,有著一頭湛藍髮絲的青年,手裡捏著購物清單仔細的清點。

不知為何,點算到冰淇淋的時候,音調明顯提高還露出欣喜的表情。

「啊啊!今天有新口味上市呢!好不容易努力存了一點私房錢,今天一定要買來吃吃看,不然每次都被MEIKO拿去當酒錢……」

手提著菜籃準備往超市走去的他,還不斷的碎碎念,提到高興的事、想到不開心的事,情緒全寫在臉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章待補W圖已修正W
長男外出中.jpg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