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聽說,貓有九條命,這個傳聞?
傳聞,是真的。

但是,誰有曉得,除了自己一條本命以外,另外的八條命,是他所愛的人所掌控的?
聽說,貓妖,會為了他愛的人死上八回。
整整八回之後,若是沒換取他所愛之人的真心喜歡。
這隻貓妖,就會魂飛魄散。

對。

聽聞,這些心中有所愛之人的貓妖,下場幾乎都很慘。
賣命賣了八回之後,往往是傷心欲絕的死去。

那麼,他的下場會如何呢?

還剩下一回。
他只剩下一回的死去,若是他所愛之人沒有獲得回應,他就會死去了。

「貓兒,再替我跑這一趟吧!」男人椅在舒適高雅的檀木躺椅上,摸摸少年的頸子,就像逗貓一樣,
逗得他瞇起眼睛,習慣的露出舒服、慵懶感覺。

「這一趟,要去哪兒呢?」被喚為貓兒的少年有點痴迷的問著。

「這會兒,幫我殺掉尚書大人,如何?」男人低聲笑著說。

要殺掉一個人,對他來說不痛不癢的。

「尚書大人…」少年瞇起眼睛,腦子有點混沌,想不起男人所說的那人。

「對,就是今天上朝時,對我大不敬,直接指責我治水工程督導不週的男人。」男人輕輕的靠在他耳邊提醒,這會兒,已經扯掉了他身上的外衣,包裹在衣服裡頭的,是令人著迷的柔軟身軀。

「嗯…他很壞呢!他罵了你。」少年發出了呻吟,意識越來越模糊,現在正被滿滿的情慾給佔滿。

「是啊!很委屈呢!幫我殺掉他,如何?」男人低聲問著,只要殺掉這個老傢伙,這麼一來,他又可以吃掉了更多更多的工程費。

他才不管那些為水患所苦的人,只要能夠讓他的荷包滿滿。

人命,算得了什麼?

「這回成功了的話,你會真心的喜歡我嗎?真心的、不再上青樓,更不帶其他的人回來過夜,讓我在門外守著…」

「好,這回成功了,就答應你。」男人說著,但是口說無憑,天曉得他是不是真心的。

「好,就這麼一回。」這也是最後一回了,男人應該會愛上他了吧?

替他賣命這麼多回,也替他剷除掉這麼多他口中的麻煩,做了這麼多,男人應該會答應與他共節連理才對。

他應該,不會魂飛魄散才對。


是的。
本是這麼想的。

當他順利潛進尚書府,殺了那名尚書大人之後,立刻被府裡的侍衛們追趕。

一下子,萬箭猶如大雨一般,朝他逼近、落下。

他飽嚐萬箭穿心之苦。

很痛、很痛…

但是沒關係,只要撐著,回到男人身邊,只要他的一句話,他就可以不用死了。

對的。

他滿身是血的走著、爬著,總算回到男人身邊。
但是也只剩最後一口氣了。


他幾乎失去力氣的爬上石階,爬往男人的腳邊,用著滿是鮮血的手,攀住了這個男人的腳。

男人居高臨下的低頭看著他,面無表情的。

「我、我成功了…」

「你做得很好呢!」男人蹲下身軀,摸摸他的頭,就像是對待一隻貓似的。

「可以、可以答應我當初約定嗎?可以履行了嗎?」他滿懷期待的問著。

「什麼約定?」男人平靜的問著,似乎並沒有把他最在意的事情放在心上。

「你、你當初答應我的,我成功的話、要真心喜歡我…就等你這句話了…」他幾乎快失去生命力的說著。

男人怎麼還不快說那三個字呢?
說了,他就可以免於一死啊…

「你真傻,當初從那座陰廟裡帶來我身邊的,為的就是要幫我賣命,這可是當初說好的。
你怎麼這麼笨呢?」

什、什麼?

「真是個傻子,你們這些亟欲成仙的貓妖,真的很笨呢!」男人露出輕笑,繼續摸著他的頭說。

「要我真心喜歡你?別傻了,你啊,就在這裡慢慢等死吧…」

男人起身,轉過身踏進了屋裡,不再理會他。

少年的心頭正疼著,疼得不得了。

他就快魂飛魄散了…那是比死還要痛苦的事情,最終他的軀體會猶如沙子似的,從身體裡爆開,最後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消失的一點痕跡都沒有。


他跟其他貓妖的願望都一樣,他們只求一個人可以真心愛他。

但…

這樣的願望卻從來沒有任何貓妖實現過。
他以為,他可以實現的…

他以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