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這是明日的口袋書改版後,在下首次出現的文庫本喔!

這個故事完全是獨立的,然後...充滿了我大學住宿的生活記憶吧?XDDDDDDDD

沒有系列,另、我自己覺得人物特質偏向輕鬆有趣的設定。

歡迎新朋友舊朋友都可以看O////O特別怕恐怖靈異類型的朋友也希望來品嚐(?)看看。

順帶一題,這封面霸氣!XD

以下是新書介紹

 

二手鬼1

特色

二手貨雖然便宜,但有些時候會有「他們」來向你催討。
因為,東西並不真的是你的——

內容簡介

「馬的!雷殘了!」


他先是覺得機車龍頭不受控制,好像被狠狠扯住,令他無法轉彎也無法放慢速度,更被迫加速,彷彿手已經不是自己的。下一刻,龍頭被狠狠地往右邊一扯——半張臉都被泥水沾染的他,看見田邊小路上站了個高大黑影,就像交雜了墨水的黑濁,卻又呈現半透明的姿態。


對方右臉被割得支離破碎,而那張血肉模糊,像染了綠色螢光的陰狠臉龐,帶著濃濃的憤怒緊盯著他……

「那是我的……」

 

精采試閱

一、意外總是來得如此突然

「馬的!雷殘了!」
那一瞬間,霍英夏只想到這句話。
他只記得,那是個天氣還算不錯、夜晚微風吹起來還有點微涼的九月天,騎著自己辛苦打工賺錢買來的二手打檔車、返回學校宿舍那條田邊小路時所發生的事。
而且還是他考上東春大學、剛搬進去學校宿舍的開學第一天。
他明明就有去土地公廟拜拜啊,怎麼還是會碰到這種鳥事?
WHY?WHY?花惹發……
那時是晚上八點,剛搬到位處外縣市的東春大學男生宿舍裡,正準備展開華麗的小大一生活,為了熟悉環境、為了能在這個四周都是田園、市區距離好幾公里遠外的地方找到一份可以勉強支撐生活費的打工,他不斷騎車繞啊繞的。
幸好他在一家手搖飲料店覓得一份工讀,雖然時薪完全不符合勞基法的規定,但是對他來說,一個月能有個一萬七左右的薪水就很好過了,對他來說簡直是沙漠中的綠洲、湖中遇到的仙人、山中碰到的魔神——
啊,最後一個比喻不對。
總之,事情進行得非常順利,儘管聽見那個胖胖的男店長低聲碎唸比較想要正妹來應徵,讓他忍不住暗忖,真抱歉啊!我不是正妹,但是我超需要這份工作,而且我還可以幫忙外送啊!胖胖店長,你就委屈點吧……
就在工讀確定有著落之後,他帶著愉悅的心騎著那台剛買來不久的野狼機車,又名野狼寶貝的老婆,乘著夜風、開心地哼起歌來,甚至對著夜裡那片青青稻田,一時興起想來點文青小感想時,事情就突然發生了。
他先是覺得機車龍頭不受控制,好像被狠狠扯住,令他無法轉彎也無法放慢速度,而且還被迫開始加速,彷彿手已經不是自己的手,他的意識清醒,但是肢體卻被操控住一般。
時間好像被放慢了速度,但是他不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只知道不久之後,機車的龍頭被狠狠地往右邊一扯,讓他連人帶車直接摔進小路旁的田裡。
那一摔,他只感覺到自己的人生走馬燈跑了一遍,甚至還下意識地默默在心裡跟爸爸媽媽、姊姊弟弟做道別,最後,當他回過神來時,只看見自己很狼狽地躺在滿是泥濘的稻田裡,還沒熄火的機車就躺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發出噗噗噗的引擎聲。
「什麼啊……」霍英夏覺得自己大概受了些傷,因為稍微動一下時,身體不知什麼地方有些刺痛,且他半張臉都被泥水沾染,視線有些模糊,心情相當無助。
最後,他循著機車的車頭燈,看見了田邊小路上站了個高大黑影,那模樣看起來就像交雜了墨水的黑濁,但是那片黑影卻又是呈現半透明的姿態。
然而,就在失去意識前,他看到了對方右臉上都是刀傷,好幾處割得比較深,還能看見真皮組織,以及鮮紅的血跡,而那人正用那張像被染了綠色螢光般的陰狠臉龐,帶著濃濃的憤怒緊盯著他。
除了那雙憤怒、不爽的眼神外,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近乎腥臭的血腥味,幾乎快麻痺了他的嗅覺。

 

結果,他並沒有死。
當時的人生走馬燈大概是白跑了。
但是,一個新生在開學第一天騎車摔進田裡的事,早就透過臉書、系上的聯絡網傳遍了整個校園,霍英夏成了人人知曉的名人,他更為了這場意外請了一天的病假療傷。
霍英夏實在忘不了他的導師與學長姊那副同情卻又想笑的模樣,雖然他只受到擦傷,但是這些擦傷足夠讓他困擾好一陣子,尤其小腿上還纏著紗布,讓他走動時都得費好大的氣力。
總之,他這一摔,在班上、系上摔出了知名度,只要在外頭走動,外人就會知道他是誰。
「啊!就是那個騎車摔進田裡的學弟嘛!」一個漂亮的學姊對著他露出可愛的笑容這麼說。
但是霍英夏覺得內心被砍了好幾刀,畢竟被漂亮學姊用這種方式記住,實在不是好事。
「你就是那個摔進田裡,被發現呈現大字形昏迷的同學嗎?」某堂課的老師,點名叫號時還對著他這麼說。
霍英夏依舊只能笑著,一句話也答不上來,而且他怎麼不知道自己是大字形躺法,這消息到底是怎麼傳的啊?
「好吧,老師現在也只對你有印象,霍同學,就由你來當本班的班代。」
事情竟然就這麼莫名其妙地敲定,這讓還坐在座位上發呆的霍英夏,只能微張著嘴看著老師,這種遴選班代的方法,也太過奇怪了吧!重點是其他同學沒人反對?
太多事情讓他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包括摔傷的那天晚上所遭遇的異狀。
直到摔傷的第二天下午,依舊行動不便的他正躺在宿舍床鋪上休息,才慢慢回想起那天所發生的異狀。
那種摔車法根本是人為所致,而且他可沒忘記昏迷前所看到的那個身影。
「啊!該不會是卡到吧?」霍英夏猛然坐起身,連帶拉痛了擦傷的部位,還渾身冒汗地彎身唉叫了一會兒。
他可沒忘記,當時摔車時清楚感覺到龍頭被控制、被猛然往一旁拉去的記憶。
「靠!老家那個黑心機車行老闆該不會真的陰我吧?」霍英夏想了想,臉上凝聚了一陣恐慌與陰霾。「不會吧……虧我還想對那個老闆抱持一絲希望!」他哀嚎一聲往床鋪倒去,想著那個陰慘慘又可怕的黑影,不禁全身發毛。
啊啊!真的卡到了吧?他辛苦存錢買的野狼寶貝,果然有問題吧?
全都怪那家黑心機車行老闆開的價格太優了。
越美好的價格,越有鬼啊!當時他被貪心蒙蔽,竟然忘記了這回事。
「欸,你真的要跟那個黑心老闆買車喔?」還記得是暑假期間發生的事,他剛領到打工的薪水,準備下手買車時,他的高中同學憂心地丟了這句話。
「應該還好吧?而且他用半價賣我,我覺得很值得耶!」
霍英夏整個腦海都被想望已久的野狼寶貝佔滿,它看起就一匹優雅的狼,想像著自己是如何騎著它到處走,萬一那麼幸運地脫團交了個女友,就可以讓她坐在後座……人生!這就是人生!
「就是比平常還要便宜很多才有鬼啊!」他的朋友中肯地說,但當時的霍英夏根本聽不進去。
他想,那個黑心老闆頂多平常收費比其他機車行貴了點,喜歡胡說八道、撂些術語嚇人,但是他的維修品質,老實說還真的不錯。
就是因為這樣,他才願意信任這個生意平平、修車技術不差的中年男人。
現在仔細一想,當時的話中似乎藏著不少問題,那輛野狼寶貝看起來還有八成新,而且黑心老闆再三表示上一任車主相當寶貝這輛車,儘管已經騎了幾年,性能完全不輸新車,就連輪胎也是換最上等的品牌,讓他碰上這個機會,簡直是賺到了!
是啊,價格上是賺到了,但是他卻沒想過品質這麼好的車,為什麼說脫手就脫手?
雖然心中起了這樣的疑慮,但他還是很不敢相信老闆會賣他有問題的二手車。
霍英夏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想到頭都快痛爆了之後,終於想到一個可以讓自己的安心的方法。

 

「哼哼!在車頭這邊綁了土地公、媽祖婆、關老爺、五府千歲的平安符,應該夠吧?」接近傍晚,霍英夏將車停在校外的某家餐館前,手裡拎著剛買來的晚餐,一臉滿意地看著掛在車頭上各家廟宇的平安符。
這些可是他趁著剛才沒課時,利用GOOGLE MAP搜尋找到東春大學附近、網友說有靈驗有保庇的廟宇,他便去這些廟宇搜刮了可以用來保平安的紅色平安符,他還請其中一間媽祖的廟公幫忙收驚驅邪咧!
霍英夏露出笑容,似乎對自己的傑作相當自豪。
「有眾神保佑,應該沒問題了。」霍英夏安慰自己道,最後他又滿意地審視了好一會兒之後,重新跨上那台心愛的野狼寶貝,往學校的方向噗噗噗的前進。
或許是有了這些平安符的關係,讓他回去宿舍的這趟路堪稱暢心,更想著這些紛紛擾擾的鳥事快過去,從明天開始他就可以過著一邊打工一邊當小大一的生活了。
那位胖胖店長人還挺好,知道他出了意外,還特地去醫院探望了一下,雖然他知道這個人只是想確認是不是謊言。
不過,胖胖店長因此體諒他晚幾天再上班也沒關係。
摔車的鳥事雖然讓他心情不佳,但是他心想靠著眾神的力量應該可以化解……吧?
除此之外,其他的事都還算順利,有一失必有一得嘛!他想,也這麼安慰著自己。

 

剛上大一沒幾天的霍英夏,生活作息還算正常,大約十二點多他就已經爬上床鋪,他偷偷看了一下同寢室的室友們都在做些什麼,不外乎是打打線上遊戲,有三個才同寢幾天不到的室友,已經可以組隊打怪,另一個則是窩在自己的書桌前似乎也忙著跟朋友打字聊天,他對面的室友則窩在電腦前專心看動畫,如入無人之境,而他對動畫、遊戲都沒啥興趣,乾脆窩在床上跟朋友聊LINE。

英夏嚇嚇叫:啊……好無聊喔!室友都在打怪,我今天想早早睡覺。
金色一隻草:拜託你!當個盡責的大學生好不好?快去揮霍自己啊!
英夏嚇嚇叫:才不要咧!我這兩天才被摔車的事搞得精神受創,這幾天想好好療傷。
金色一隻草:喔!你那個真的很慘,去拜拜了沒啊?早跟你說別貪便宜,那個一定是故障車,黑心老闆真不能信。
英夏嚇嚇叫:我家的野狼寶貝一點事都沒有,只有我身上多了幾處擦傷而已。
話說我為了這件事不但去拜拜,還求了一堆平安符,應該有用啦!
金色一隻草:希望喔……你還是小心點啦!萬一車子有問題,一定要去跟黑心老闆該一下!
英夏嚇嚇叫:好!到時候要該的話,要幫我助陣啊!
金色一隻草:沒問題,這有什麼難,那個黑心老闆問題很多,前一陣子八成被人投訴,我還看到他被警方盤查。
英夏嚇嚇叫:活該,夜路走多了肯定碰到鬼!好啦,十二點多了……我有點睏了,先睡囉。
金色一隻草:晚安、晚安!好好養傷吧。

 

連日來的紛紛擾擾,讓霍英夏作了個很誇張的夢,可媲美好萊塢B級動作片,他想可能是受傷導致傷口發炎、發燒的關係。
更有可能是驚嚇過度才會如此,總之在夢境裡,他竟然還有空閒想著,等醒來後再去廟裡收一次驚。
總之,那是個亂七八糟的夢——
「Adam?」有個聲音很甜美的女孩,在他身後呼喚著,他想這個夢境的主角就叫這名字。
「嗯?」回應的聲音相當低沉,果然是屬於「Adam」該有的感覺,不過這人感覺太凶了。
「剛剛的事,真的沒問題嗎?」女孩擔憂地問,伴隨著呼呼的風聲,這時霍英夏才察覺,這兩人正騎著車行進著。
機車的引擎運轉聲、呼嘯而過的風聲,還有異常沉重的詭譎氣氛。
他感覺得出來,這對男女都處於很緊張的狀態,而自己卻像是個觀眾,捧著一桶爆米花緊追著電影劇情。
「逃得了,就逃吧!」那個叫作亞當的人,丟下了這句注定是一場亡命鴛鴦的台詞。
霍英夏想,這要嘛是動作片、要嘛就是個悲劇。
「對不起……」女孩抱住他的腰,臉埋進他寬闊的背,哭了起來。
「道歉沒用,也別說早點發覺這種話,早在妳跟那些傢伙扯上關係之時,一切就已經來不及了。」亞當這傢伙的台詞依舊很帥,就連只穿著單薄的白色吊嘎搭一件略嫌破舊的牛仔褲,也相當有型。
只要是男人,大概都想成為像他這麼有氣勢的男子漢吧?
女孩依舊不停地哭泣,這位名叫亞當的男子似乎也沒有停車的打算,反而轉緊了右手的油門,讓速度更加快了些。
「會死吧?我們會死吧?」女孩恐懼地問。
「死就死了!不過就是條命,只是會死得很不甘心而已。」亞當語氣平淡地說,聽來就像是看透了生死,令人不禁替他擔憂。
這時,畫面的角度似乎有些偏移,霍英夏定神一看,總覺得亞當騎的打檔車跟他的野狼寶貝很像。
不過,打檔車的外型就那幾款,會相似也是難免的事。
這個亡命鴛鴦的公路電影,似乎很無聊,接下來有不短的時間都是兩人在交談,但是對話多半都繞在正在追殺他們的反派可能會怎麼做。
對話中似乎透露出他們牽扯了很龐大的金錢問題,霍英夏心想,大概是欠債或者強盜吧?
「他們要逼死一個人,任何手段都想得出來,妳多想無用。」亞當又這麼說,接著就像在呼應他這句話,故事邁向了悲劇的路線。
寬闊的道路上,遠方有輛銀色轎車正筆直地朝他們逼近,天空是黑的,一輪月牙掛在天空,讓一切變得有些詭異,機車的加速聲、汽車的引擎聲,刺耳得令人焦躁。
那輛車逼近了他們,猛然右偏一下,將他們撞飛,一切都在瞬間發生,失去重心的機車傾斜了好幾度,機車上的男女飛離,沒人操控的機車還在原地打轉了好幾回,發出了尖銳的聲響。
這件蓄意製造的車禍,就這麼巧發生在前後都沒有來車、看似荒郊野外的省道上。
那麼,被撞飛的那對男女呢?
這時,霍英夏覺得自己不再只是坐著觀賞的觀眾,而是真切地感覺到自己就站在路旁,腳下還可以清楚感受到柏油路的顆粒感。
站在黑夜裡的他,循著不尋常的動靜發現了那對男女,他們全身都是傷且非常嚴重,空氣裡頓時充滿濃厚的血腥味。
他想,該救救這對男女才行,殘酷又狼狽的景象,讓他忘了這只是個夢境。
這時造成這場車禍的銀色轎車,在路邊緩緩停下,後座車門被開啟後,有三名高大的男人下了車,手上都拿了具有攻擊性的武器。
有刀、有球棒,以及一把槍。
他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卻又無力阻止,僅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在他面前發生。
「把他們的臉都毀了,最好連他們爸媽都認不出來!」其中一人,操著凶惡的語氣喊道,其他兩人應了聲,抓緊手上的利器朝無法動彈的男女奔去。
接著,霍英夏看著他們拿著棍棒朝那兩人身上毆打,握著小刀的那名男人,則是狠狠地將刀尖朝他們的臉刺去。
「我要割爛你們的嘴——誰叫你們不誠實!」男人夾帶著憤怒,卻又掛著幾聲陰笑說道。「再來就是割爛你們的臉,讓閻羅王都認不出你們來。」
刀尖刺入肉裡的聲音,聽來格外噁心,在夢裡的霍英夏突然感到反胃。
毆打、割肉的聲音太過清晰,只是那些景象正逐漸模糊,一片黑的夜裡令人就快窒息一般。
轉眼間,他竟然已經站在那對男女身旁,看著他們被割爛的臉,嚇得連呼吸都忘了。
「安心上路吧!」握刀的那男人又狠狠地這麼說,並舉高雙手將那把刀往亞當的胸口刺去,一股鮮血從被刺破的胸前湧出,霍英夏甚至覺得自己還被濺到了幾滴血。
如此駭人的景象,讓他嚇得無法動彈,這場夢境結束得相當突然,最後他印象最深的,便是亞當的右手臂上,有個像是桂冠葉纏繞的黑色刺青,葉子的上方,就刺著他的英文名,Adam。

 

  詳細書訊可至明日官方部落格查詢:http://minibook.pixnet.net/blog/post/3699159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