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亡者留言版‧番外> 省道56

半夜待在人煙罕至的郊外省道,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尤其身邊還跟了個總能看到不同於普通人的傢伙。

「小白,這種地方真的有阿飄要收嗎?」阿年幫忙拎著需要抓鬼的物品,站在除了草還是草的省道旁,不免一陣狐疑。

「有啊!」白秋恆手裡還拿著從便利商店買來的三明治,慢條斯理的咬著,看起來活像只是來野餐。

「這種什麼都沒有的鬼地方?」阿年皺起眉,並低頭看了看手錶,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半,根據過往的經驗要順利抓回阿飄,只要過了午夜子時,通常就是最好下手的時刻。

「連你都說這裡是鬼地方,當然會有。」白秋恆吃完三明治還喝了杯奶茶後,將垃圾全塞給阿年後,並從對方拎的黑色環保袋裡取出玻璃瓶與一把香,陶東年對於這些手續已經相當熟悉,雖然他還是永遠都看不懂,這麼做到底有什麼含意。

他只曉得玻璃瓶裡裝的是油,是專門來設下結界的作用,至於一般常見的香,聽說是有引導的作用,再來就是他自己負責守好的小陶瓶,便是專門用來裝阿飄的容器。

雖然,每回他只要想到裡頭會裝著阿飄這件事,內心總感到有些古怪,甚至好奇阿飄真的能藏進這陶瓶裡嗎?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每回小白完成抓鬼的工作之後,原本全空的陶瓶,總會變得有些重,裡頭像是被裝了沙或水,輕輕搖晃還會聽到些許撞擊聲響。

之前他曾手癢這麼搖晃的時候,曾被小白當面制止、教訓過。

「喂!拿好啦!不可以這麼晃,裡面的傢伙會被你晃到頭暈。」小白曾這麼認真的提醒他之後,他拿著陶瓶的手勢便更加小心了些。

 

「今天要抓幾個阿飄?」一直跟在身旁的阿年,低聲又問,這是他每回參與工作時都會問的問題,小白執行抓鬼的數量不一定,有時只有一個,有時可能是一家人,他甚至還碰過二十幾個的經驗,但是只要超過五個以上,不只小白在場,白守應小叔叔也一定會跟在旁。

據說,超過五個以上就算是大單,至於為什麼……白守應小叔叔曾在帶著幾分為難淺笑解釋。

「阿年,有些狀況我實在不太想讓你太過清楚……畢竟都不是好事。」

聽到這種回答的他,只能滿臉困惑的繼續望著這位令人尊敬的長輩瞧,期望可以得到更清楚的解答。

「通常都是很嚴重的意外現場啦!」正忙著埋首打電腦的有清哥突然探頭解釋。

「意外現場?」阿年這下子更加聽不懂了。

「簡單的說,通常都是一瞬間集體掛掉的人,而這一類往往死得不明不白,累積的怨氣都相當驚人,要單靠我一個人來抓鬼的話,可能會要了我的命。」原本在打瞌睡的白秋恆,這時坐起身來,睡眼惺忪的解釋。

阿年回過頭略微吃驚的看著他,一方面覺得這傢伙打瞌睡之餘還能聽他們聊天,另一方面就是知道事實後,心底立刻湧起一股不舒坦。

「所以,前天小應叔跟我們一起去的那家廢棄醫院抓鬼,不就是………」阿年縮起肩膀,放輕聲音看著眾人,那時他永遠也忘不了白守應一臉嚴肅,並凝重的看著他許久,只願意丟下這麼一句話。

「阿年,不要問,很恐怖!」

連小應叔都這麼說的話,阿年決定閉嘴,再問只是徒增自己的不安罷了。

然而,今天既然只有他們倆出門執行,就表示這是一般委託,至少從這點判斷可以稍微安心些………吧?

「不確定。」白秋恆的回答,卻讓阿年不解又驚恐的倒抽一口氣。

「這是什麼意思啊?」啊喔!他最討厭這種模擬兩可的答案了啦!

「不確定就是不確定啊!因為不曉得能不能順利。」小白邊說邊在一塊還算乾淨的空地上,灑了一圈油並在地上插了一把已經點燃的香,又做出像在抓蟲的手勢。

「咦?」阿年歪著頭,他還是沒聽懂。

「前天跟有清哥來探路的時候,就察覺這裡跟原先想的不太一樣。」就在白秋恆解釋的同時,地上的香所飄出的裊裊白煙,開始不規則地左右搖晃,明明是個無風的寧靜夜晚,那些白煙看起來卻像遭逢狂風過境,最後甚至還出現漩渦狀。

「小叔叔說有兩個阿飄要抓,可是我們在現場只感覺到一個。」就在他說明的瞬間,那些白煙開始繞著倒過油的地方旋轉,看起來像是要將誰一把網羅。

「這麼說……另一個不見了?」阿年盯著那些白煙,臉色有些慘白,因為剛才他似乎看到白煙被撞出一個人臉的輪廓,而且還是個女性的樣子……

「嗯。」白秋恆這時蹲下身軀,盯著那些白煙好一陣子後,突然轉頭望向阿年喊道:「把陶罐拿給我。」

「喔……」阿年戰戰兢兢地將拉開陶罐的紅布後,便交給依然蹲在地上的白秋恆,雖然他很清楚,只要過了這道程序就是大功告成,但是不管遭遇幾次還是覺得令人緊張。

這時,原本繞著油圈的白煙開始往陶罐裡竄,那些煙就像一條引線也像是具有生命力一般,直到所有的煙全進了陶罐後,一直再側的阿年立刻再將紅布塞住瓶口,每當這一刻他總會感覺到整個陶瓶,像是剛從冷藏庫裡取出一般冰涼的嚇人。

「呼!好了。」白秋恆這時站起身略顯疲憊地扳扳肩膀說道。

「嗯……都收到了?」阿年接過那只陶瓶,果然感覺到比剛才還要重了些。

「只收到一個。」白秋恆看著他手上的陶罐,皺著眉說道。

「那這樣……另一個呢?」

「跑了。」白秋恆開始彎身收拾那些幾乎快燃盡的香,並用腳抹去被油淋過的地方。

「這樣的話,我們怎麼辦啊?你不是說應該要抓到兩隻嗎?」

「對啊!不過先抓到一隻已經算不錯了!之後就等小叔叔怎麼打算,因為這是無法預測的狀況。」

「這樣啊……」阿年依然抓著那只陶瓶,現在也只有他才能抓,白秋恆已經沒有餘力應付,這也就是為何他得跟這人搭檔工作。

因為小白的體質偏弱,要是繼續拿著陶瓶,等於在不斷消耗他的體力值,曾有幾次他還得揹幾乎昏睡的小白回家的經驗咧!

「走吧!」當一切收拾完畢後,白秋恆推了推他的背示意離開。

「耶?要走啦?」一點都不想落單的阿年立刻跟上,可是心頭還是很在意白秋恆剛才說的話。

「你還想繼續留在這裡嗎?」白秋恆皺眉的問。

「淦!誰想啊?快走啦!」阿年被這麼一激,腳步又更快了些。

「我只是想知道,沒抓到的另一隻怎麼辦而已啦!」

「喔……沒能怎麼辦,只能等對方自願出現。」白秋恆聳聳肩無奈的說,這也是他無法解決的事。

「不知道另一個阿飄跑去哪了……」逐漸遠離空地回到省道上的他們,依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天知道。」白秋恆一副不想追究的口氣,他呆呆地站在一輛轎車旁,等著阿年收好東西,鑽進駕駛座發動車子,而他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罷了。

「你好好開車喔!技術好點。」鑽進前座副駕位置的白秋恆,語氣充滿睡意的提醒。

「喂!別對一個剛考到汽車駕照不到兩個月的人,有太多要求與苛責!請好好善待我!混蛋。」已經發動車子並輕踩油門,準備往返家路上的阿年,沒好氣的瞪了白秋恆一眼。

「好、好!我要睡了。」白秋恆很敷衍的丟下這句話後,抓過一旁的外套充當被子,還調整好椅背的高度,好讓自己能睡得舒爽。

「好、好,晚安。」阿年也不再追問,繼續專心開車,只是偶爾還是會忍不住想到那只收在自己口袋裡的陶瓶。

這是他們暫時安居的地方,之後小應叔就會收走陶瓶,讓這些阿飄去該去的地方,那麼那個跑掉的阿飄……會去哪了呢?

他有些好奇,卻也是他無法解決的問題……

 ---------------------------------------------------------------------------------

 

※此篇是單一番外,與過去的留言版故事沒有關連,請安心享用。

啊、不過,有興趣的人,可以等 10/09在7-11上架的『二手鬼』。

↓↓試閱在這兒。

http://dontshow.pixnet.net/blog/post/40782889

 ※與<二手鬼>完全獨立,這篇完全是留言版的番外,是要送給大家當禮物。>W<!

  沒看過留言版的人,也可以放心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漢
  • 所以二手鬼是獨立的還是他們有來串場的???
  • 是獨立的喔~只是我單純想寫這個短篇而已XD
    都說是送給你們的禮物了嘛.....
    開心看文吧!

    瀝青 於 2013/09/15 22:08 回覆

  • 悄悄話
  • 蠻被動
  • 喔喔!!好棒的禮物<3
    感謝瀝青姐囉~~
    辛苦了and加油~
    二手鬼會支持的:D
  • 謝謝!!

    瀝青 於 2013/10/01 14:15 回覆

  • 漢
  • 看完了
    但怎麼不要收錄在後面
    有點可惜
  • 因為是要送給大家的禮物嘛
    這是我對禮物的定義。

    瀝青 於 2013/10/17 15: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