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於這本書,可以參考之前在部落格發表過的拙圖漫畫-無神之殿

我很喜歡編輯寫的其中一段文案:

『失去了神的年代,有些記憶跟著被抹去了。然而,有些東西還留在那裡——』

如果對悠哉小鎮系列最終回,糧神葬有印象的人,也希望來看看

因為我一直對於逝去之後,這些人與神又會如何的疑惑很深

不過,這個『靈憶』是完全獨立的故事,與其他系列完全無關,只是單純對於失去了神之後的概念延續。

1381720583-1546178195  

《靈憶》


 編號:025
 作者:瀝青
 封面繪者:FC
 初版日期:2013.11.5
 ISBN:9789862906217
    定價:99元
    販售地點:全家、萊爾富、OK

 特色

失蹤的人、約定過的事,怎麼樣都記不得了……

內容簡介

失去了神的年代,有些記憶跟著被抹去了。然而,有些東西還留在那裡——

那道瘦小的身影佇立在那處,背對著他似乎正看著遠方,偶爾隨著夜風飄動的髮絲,看起來就像銀絲一般閃閃發光。

「我很想知道那段記憶,對不起,我真的想不起來……如果你知道些什麼的話,可以告訴我嗎?拜託……」韓回凜低頭苦苦的哀求,卻得不到回應。「你不也討厭被忘記嗎?我現在很想知道到底哪些給遺忘了……現在只有你知道,只有你……」

「你們有沒有想過,被遺忘的那方有多痛苦……」

 

試閱

一、狼狽出場
夕陽西下,無人經過的田埂小路上,伴隨著不停轉動的腳踏車聲,坦白說,聽來非常孤寂。
然而,更讓少年感到孤寂的,是自己跌進充滿泥濘的小壕溝裡,身上的衣服全被泥水沾濕,不久前盡全力狂踩前進的腳踏車,現在則倒插在他身旁,腳踏板還很盡責地努力旋轉中。
「很好!終於等到你回來,快把東西還我!我不想當你的新娘了!」那個將他推進小壕溝裡的人,一臉怒氣、雙手扠腰站在田埂上對他這麼說。
對方有著一張無法分辨男女的臉龐,一身根本不符合現代的白色古衣,更別說那頭白色的頭髮與一雙宛如鑲著紅寶石的雙眼。
——這傢伙肯定不是普通人。
狼狽地躺在泥濘中的少年,依舊鎮定地判斷他所見的一切。
話說回來,剛剛那人說的話聽起來,怎麼像是曾經做過約定的意思呢?怪了!他怎麼想不起來有這麼一回事?
少年慢慢地坐起身,對於混在滿是泥水裡的處境不怎麼在意,反而自在地望著站在田埂上的人,繼續思考問題。
他曾經說出這種像是賣身的約定嗎?怪了,怎麼想不起來了呢?
「你……是誰啊?」他看了那名氣焰張狂的人許久,緩慢地吐出這樣的疑問。
溫吞的態度看在行凶那人的眼底,無疑是挑釁。
「問我是誰?」那人聲音很細,但是依舊無法分辨男女,看起來像是即將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充滿活力卻也像是玉雕般地細緻可愛。
然而,這人氣憤暴躁的模樣,讓這份可愛值大大地減低不少,尤其還彎身取了一大塊泥土朝他擲去。
這人好沒禮貌啊!少年心想。
「不負責任的傢伙!誰管你這麼多,快把東西還我!」那人邊說邊氣得渾身發抖,最後還被氣哭了。
少年依舊茫然,從剛才的對話裡聽來,好像被指控為負心漢的感覺。
嗚嗯……昨晚跟老媽看八點檔時,是有類似的橋段,沒想到今天也會被冠上這樣的罪名,更何況他根本不認識這人。
「你到底是誰?我真的不認識你。」少年皺眉困擾地說著,他必須釐清事實才行,尤其剛才還提到什麼新娘的,這種小說老梗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
站在田埂上那名看起來小他約莫兩歲的人,就像個未成熟的國中生,嘴一癟,孩子氣地跌坐在地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少年一愣,沒想到對方突然哭了起來,而且哭得好傷心,令他頓時手足無措。
啊……他最怕有人哭了!更何況還是個陌生人。
「快把東西還我,你們這些人類最討厭了!」
整個莫名奇妙的被陌生人討厭了啊!話說回來,我到底拿了你什麼啊?
少年不悅地這麼暗想著,那人卻依舊不停地哭泣,直到夕陽完全沒入山的另一端為止。
「韓回凜,你這個大混蛋,快把東西還我啦!」最後那人又哭又喊的,把少年的全名吼了出來。
少年呆愣著,這個莫名其妙的人還真的認識他,看著那雙異於常人的紅色瞳孔,因為哭泣而更顯得鮮紅,少年這才想起為何總覺得那人存著一股熟悉感。
啊!是兔子……
白如雪的頭髮、紅寶石般的雙眼,怎麼看都不是普通凡人的外貌,反而更像隻小白兔。
可是,印象中他從未養過兔子啊!
少年看著那抹特別的身影,腦中依舊充滿疑惑。

 

 

 

「哎啊?回凜,你怎麼一身髒?咦?是認識的朋友嗎?」
正在廚房忙著做晚餐的韓媽媽從門內探出頭來,便看見一身泥濘的韓回凜,而他的身後則跟著一名頭上蓋著一件外套的少年。
「嗯,剛剛去外頭晃晃熟悉環境,碰到認識的朋友,然後回來的時候不小心跌進田邊水溝了。」韓回凜苦笑解釋。
「那就快去洗澡換個衣服,等等跟這位朋友一起吃飯吧!」韓媽媽揮動著手裡的湯杓開心地說道。
「好。」他笑了笑,並回過頭看了低頭沉默的那人一眼。
「……卯四,你先跟我回房間吧!你身上也都是泥巴,換件乾淨的衣服比較好。」韓回凜低聲對他這麼說,一方面是想替他換掉身上那件看起來完全不合時代的古衣,另一方面則是想跟這個突然出現的「非人類」好好談談。
「好。」他看了韓回凜一眼,緩慢地頷首後,便鑽進了臥房。
一進屋內,他看了看四周,韓回凜的臥房很小,尤其是這種傳統的兩層水泥建築,能弄出的隔間無法多大,地上鋪著木造地板,床鋪則是從賣場購入的普通床墊,書桌上擺著一台桌電,旁邊還有一台老舊的電風扇運轉著,一陣古老懷舊的氣息在這個老房子裡揮之不去。
然而腳邊還放著堆滿各種雜物的紙箱,顯示著房間尚未整理好。
「你就坐床墊吧!我跟老媽剛搬回鄉下老家,什麼都還沒整理好、有點亂!我先去洗個澡。」韓回凜從衣櫃裡取出乾淨的衣服,也丟了一套給他,隨後又離開臥房,留下始終沉默的卯四一人。
相較於剛才的激動情緒,卯四現在看來顯得平靜許多,他手裡捏著韓回凜借他的衣服,陷入深沉的思緒裡。
「我真的不記得你,我們認識嗎?」
被遺忘的事實,雖然早就知道,可是每次碰到這種情形總會苦悶不已。
「不管如何,你要不要先來我家坐一下呢?」
但是這人並未因此厭惡他,雖然自己做了這麼過份的事,他卻依舊溫和、沉著以對,跟主人好像。
但是,主人早就已經不在了……
「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以前真的認識吧?可是……很抱歉,我真的不記得,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卯四,很久之前曾告訴過你,連人都不記得,更別說是名字。
「哎?你怎麼又哭了啊?」已經洗完澡的韓回凜,一回到房間,便看見坐在床墊上的卯四,一臉呆滯還邊落淚,但是身上已經穿著他的衣物,不過稍嫌寬大了些。「喏!用毛巾擦一下臉。」
韓回凜扯下肩膀的毛巾遞給他,剛洗完澡的他,頭髮還帶著些許水珠,但是感覺已經舒爽許多,現在就來好好地重新認識一下這個疑似舊日好友的人。
卯四接過毛巾後,默默地擦掉眼淚,可是眼角卻還是不停落下水珠,韓回凜只能無奈地皺起眉。
氣氛很糟,糟到讓人快喘不過氣了。
「那個……我們很久以前見過面嗎?」韓回凜率先打破沉默,趁著洗澡時他想了又想,還是記不起這個人到底是誰。
「見過,而且你還拿走我的東西。」卯四望著他,沉默許久之後才開口。
「我拿了什麼啊?」韓回凜的眉頭越皺越緊,記憶裡根本沒有這一回事。
沒想到他這麼一問,反而換來卯四一臉憤怒的瞪視,甚至孩子氣地鼓脹雙頰,看起來更像隻充滿攻擊性的小動物。
「你自己想!」卯四氣呼呼地站起身喊道。
「啊?可、可是我……」韓回凜一臉呆愣,他就是想不起來才問呀!
「總之,快把東西還我,不然我會鬧得你無法安寧。」卯四將自己的古衣往他身上一扔,看起來像是小孩子的吵架方式。
「唉呀!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是什麼啊?」韓回凜非常無奈地說道。
「你自己想!」卯四再次吼著,沒想到他喊完後的下一步是轉身推開窗戶往外一跳,這舉動完全嚇壞了韓回凜。
「喂!你——」
韓回凜立刻跑到窗台前往下探,卻早已看不見卯四的身影,他的思緒被這個突然出現的怪異傢伙徹底攪亂,他望著窗外,黑透的夜色裡早就看不見卯四的身影。
「這裡是二樓耶……」最後,他只能望著無邊的夜,滿腹困惑地低喃。

 

 

 

「剛剛跟你回家的朋友呢?」晚餐時間,正忙著添飯的韓媽媽,發現只有韓回凜一人坐在飯桌前發呆,不免困惑。
「他有事先回家了。」韓回凜望著熱騰騰的飯菜,心不在焉地回。
「這樣啊?真可惜,我還特地做了三人份的晚餐呢!以為今天可以多個人一起吃飯。」韓媽媽有些寂寞地說道。
添好飯後她端著碗坐回飯桌旁,看著若有所思的兒子,微微地皺起眉。
「怎麼了嗎?」韓媽媽輕聲問道,飯桌上的氣氛有著些許的沉重,一股只有他們母子之間才能體會的陰鬱氣息。
「啊?沒事,只是在想今天出去逛逛、熟悉附近環境的事。」韓回凜露出淺淺的微笑,與卯四之間的事,他當然不會明說。
「習慣這裡了嗎?接下來我們要在這裡住到你高中畢業喔!」韓媽媽夾了一塊煎魚,淡淡地說道。
「嗯……」韓回凜同樣露出平淡的眼神。
這對母子的平淡是刻意掩飾的,隨後他們又陷入沉默,筷子偶爾敲擊到瓷碗的聲音,在這只有兩人的餐桌上顯得特別響亮。
「要是還是沒有爸爸的消息,那該怎麼辦才好?」不久之後,還只是十六歲的韓回凜,露出了屬於小孩該有的擔憂與不安。
「這種事,現在著急也沒用,先習慣這裡的生活比較要緊。」韓媽媽露出苦澀的淺笑,明顯不想多談這個問題。
「好。」韓回凜很識相地不再追問下去,這時的他看來又比同年紀的孩子內斂許多。
他想,跟老媽如此沉悶面對面吃飯的日子,不知道還得度過幾年。
自從八年前,那時的他還是個小學生,父親無預警地失蹤後,他們家好似就陷入了厚厚的憂鬱裡。
日子還是得過,但是父親失蹤的原因不明,是生是死都不曉得,使得他們不能遺忘卻又必須將這種不安與困惑藏於心中。
從那天起,他們的飯桌少了一個成員,他們的生活卻沒有多大的變動,頂多經濟來源少了父親後,顯得吃力許多。
但是,生活上卻又不是那麼缺乏,因為韓媽媽是一位護理師,單靠她的收入其實還過得去,加上這段時間外公外婆的盡力支援,讓他們的生活得以平衡。
然而,提到這兩位老人家,韓回凜的心中不免又起了感傷。
這兩位老人家在半年多前因為年老與疾病相繼離去,於是這個鄉下老家就閒置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暑假開始之前,老家附近的診所急缺一名護理師,韓媽媽就決定帶著他回來這裡定居。
韓回凜心想,比起那個毫無音訊的父親,母親更掛心於這無人打理的老家。
他們從熱鬧的城市搬到這麼寧靜的鄉下還不滿一週,韓回凜還在適應著,但是他已經很習慣孤寂的日子,他想過不了多久就會融入這裡。
外公外婆留下的屋子,對他來說擁有著許多熟悉感,他有一部份的童年是在這裡度過,但是這是更久遠以前的事,他記得不多。
許多只有長輩們才記得的童年回憶……
「媽,以前外公外婆家養過兔子嗎?」他慢慢咀嚼著,狀似不經意地丟出這問題。
「兔子?」韓媽媽停頓了一會兒,顯得有些困惑。「沒有啊,家裡只養過狗跟貓,不曾養過兔子。」
「喔……所以,我小時候真沒養過兔子吧?」韓回凜不放心地又問。
「你小時候最怕這種毛茸茸的動物,肯定沒養過。」韓媽媽大概想起了他小時候的模樣,不禁露出懷念的笑意。
「是這樣啊……」韓回凜則是微微皺著眉,感到非常困擾。
如此一來,他與卯四之間到底有何種淵源就更難查了呢!

 

 

 

越接近深夜,越顯得他們所處的環境有多偏遠、多安靜。
不過,鄉下老家最大的優點就是毫無光害,仰頭一望就能看見滿天的星空。
「這時間,大家都睡了吧?」
對一個因為暑假而生活作息大亂的高中生來說,半夜兩點還醒著是很正常的事,雖然不久前母親曾過來敲門提醒,但是他依舊毫無睡意。
「有點無聊。」他站在臥房的窗口,望著那些田園、山景,對於這種虛度光陰的心情感到難耐。「卯四,你到底是誰呢?」他想破了頭,還是無法從過去的記憶裡找到線索。
然而,另一件事總困擾著韓回凜,他的童年記憶,有一大塊遺失了。
父親失蹤之前的記憶,他全都想不起來,那時的快樂與悲傷全都不知去向,只剩下模糊的片段。
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是向母親詢問時卻又被敷衍了事,而已經離開世間的外公外婆,過去更鮮少提起關於他的童年。
既然不願提,他也很少追問,因為有些事情要是太過執著追問,往往都會打壞彼此的和諧關係。
尤其,每當問起時,母親皺眉眼神飄移的模樣,他總是印象深刻,他想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主動去找答案,或許就是因為如此,突然出現的卯四並未令他感到困惑,反而像是抓到了一條有力的線索,只不過卯四像個被寵壞的小孩,難以駕馭。
「站在這邊空想,好像也於事無補。」韓回凜嘆了口氣,準備關上窗戶時,卻瞥見稻田中有道白得發亮的身影。
那道瘦小的身影,直挺挺地佇立在那處,背對著他似乎正看著遠方,偶爾隨著夜風飄動的髮絲,看起來就像銀絲一般閃閃發光。
「卯四!」他想也不想地朝窗外大喊。
那道瘦小的身影著實嚇了一跳,接著才緩緩地轉過身,頂著一張悲傷的臉龐注視著他。
 月色染在卯四的臉龐上,讓那雙鮮紅的眼眸看起來更為明顯,但是他的模樣太過孤寂,讓韓回凜的心被輕輕地扯痛了一下。
為什麼會露出這種像被遺棄的表情呢?韓回凜盯著他,眉心跟著輕輕蹙起。
「卯四……」這時,他才發現對方正在哭。
然而,卯四卻看了他一會兒之後立刻鑽進稻田之間,鮮白的身影隨即被稻秧掩蓋,他溜得很快,韓回凜根本無法察覺他是往哪個方向竄走。
「去哪了呢?」他有些焦急地尋找著,卻怎麼也找不著。
他想找回卯四,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搶走了什麼東西,他更想知道為什麼卯四會露出被遺棄般的悲傷眼神。
太多、太多的困惑,讓他瞪著那些隨風搖曳的稻秧發愣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莊風
  • 好舒服的感覺
  • 嘿嘿~

    瀝青 於 2013/10/20 18: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