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本篇將收錄在CWT35的短篇合集-『他們。十年之後』裡。

    大叔&阿純篇

蛀牙

晚上,例行的晚餐時間剛結束,極逵一如往常慵懶地半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新聞打發時間,不過他的視線相當飄渺,根本沒把新聞內容讀進腦子裡。

        不過,說是一如往常倒也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的地方。

他平常總喜歡抱著裝滿巧克力的保鮮盒,一邊發呆一邊猛吃這些甜度嚇人的甜食,而今天卻是兩手空空,一副只想睡覺的模樣。

就在這時,好不容易整理完廚房,順便將明天早餐的食材準備完畢的阿純,慢慢地來到他面前,若有所思的盯著這個宛如退休老爹的男子一眼。

極逵也抬眼看著他,正想開口詢問時,對方突然一個向前直接跨坐在極逵身上,這舉動讓他嚇了一跳立刻坐起身來,同時頭上冒出更多的問號。

他家的阿純可從沒這麼主動過,他想做啥?

「嘴巴張開。」阿純伸手握住他的下顎,氣勢凌人的指使。

「啊?」極逵這下更加困惑了。

「我說嘴巴張開啦!我要看你的牙齒。」阿純又說了一次。

「你想做什麼?」極逵皺起眉問著,他就想嘛阿純會這麼主動果然有問題。

他還以為,阿純突然想到要跟他喇舌咧——害他白白高興了一下。

「你是不是在牙痛啊?」阿純依舊抓著他的下顎突然這麼問。

極逵沉默的看著他好一段時間,他的臼齒的確是真的有那麼一滴滴的刺痛感,不過只是一點小痛,他並沒有放在心上,怎麼還是被阿純看出來了呢?

「有點。」在阿純面前,總是不善掩飾的極逵,只好坦承以對。

「你怎麼曉得?」同時他又忍不住好奇反問。

「剛剛吃飯的時候,你一直在皺眉,平常愛吃幾樣菜也動沒幾口,看你不像感冒,所以就猜可能是牙痛了。」畢竟共同生活了這麼多年,這麼一點點小變化,他還是感覺得出來。

「喔……你吃飯不專心,怎麼一直在偷看我?」極逵這時拉下他握住自己下顎的手,反過來伸手捏了捏他的臉頰,帶著幾分揶揄的語氣反問。

「耶……我、我只是負責管好你的健康而已。」被這麼反問的阿純反而有些慌,甚至還臉紅了。

「是嗎?可是,你也看得太仔細了。」極逵又往後靠了些,順勢將阿純拉得更近,人家主動投懷送抱,他可不會客氣。

「我、我哪有?喂、別毛手毛腳,而且今天是平常日、別亂來,我明天還有兩個會要開。」阿純想伸手推開對方,無奈力氣還是小了對方一截。

「好,我留到週末再來一併解決。」極逵笑得很壞,他最喜歡作弄這個單純的小鬼,最好可以看到他一臉紅透的樣子。

「咦……」阿純嚇得肩膀一縮,有些後悔自己做出這個舉動了。

「這樣的話,現在先要個吻,應該不過份吧?」極逵又問,但是聽起來就是沒有拒絕的餘地。

「唔……我們正在討論的,應該是你牙痛的事……」這時,他話還沒說完,嘴唇卻已經被偷襲了。

「那點痛,死不了人。」

「藍一叔說,你很怕看牙醫喔。」阿純這時又推開他,瞇起眼說道。

這時,極逵停下動作,顯然有那麼一點點的不爽。

「這不是怕,這個叫做不喜歡。」極逵很認真的糾正他的措辭,順道在心裡反覆罵了藍一幾句髒話。

「狡辯,藍一叔說你以前曾拖很久,拖到臉都腫了才甘願去看,明明就怕牙醫。」阿純很不客氣的吐槽,他知道這個大叔總有幾個罩門。

「所以呢?」極逵抿起嘴,接吻的心情都沒了,現在看起來反而想個耍賴的三歲小孩。

「明天去看牙,只是有點痛的話,只要補牙就好了。」阿純又抓住他的下顎,制止他轉頭逃避視線。

「不然,我明天下午請假陪你去看?」阿純儼然真的把對方當三歲小孩看待,渾然不覺自己這樣根本就是個操心的老媽。

「這種事不用大費周章的請假。」極逵嘆了口氣,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絕,他有些無奈的看著青年一會兒,

「可是沒人盯著你,你就不會去看。」阿純太瞭解極逵的個性,工作起來很成熟穩重,但是一提到看醫生就會瞬間智力退化。

「別把我當三歲小孩看。」極逵捏著他的臉頰,有那麼一點不爽,阿純則是沉默的看了他好一會兒,盯得極逵有些尷尬。

阿純的本性是很溫柔,但是他又完全遺傳了阿山叔的固執,所以最慣用的就是軟硬兼施的手法勸服他人,極逵則永遠被勸服的那一人。

每當碰到這種情形,總忍不住想著,他好像越來越不兇狠,最近鄰居小孩一看到他也不哭了——難不成這是一種警惕嗎?

「可是我老覺得你會逃避。」阿純還是很懷疑,這人的類似的前科太多了。

「我會去,明天一大早就叫藍一開車,第一個行程就排牙醫診所,如果我沒去的話,這個月的巧克力就都不買,全拿給你當零用錢。」極逵掏掏耳朵相當無奈,多少也是被阿純勸得有些煩了。

「好,我明天會打電話跟藍一叔確認。」阿純笑咪咪的點頭,這下總算能安下心來。

「還要查勤啊?」極逵只能苦笑,就這麼不信任他?

「嗯,還是會擔心。」阿純自認性格有些婆媽,就算一點小狀況都不希望極逵拖太久,一方面擔心一方面是萬一太過嚴重而鬧疼,他也會心疼。

「等我老了之後、可能無法走動、可能會變成一個處處麻煩人的糟老頭,希望也能像現在這樣擔心啊——」極逵捏捏他的臉頰有些感慨的說道。

「你、你幹嘛突然說這種話?」阿純皺起眉,總覺得這話題有些憂傷。

「我比你大了整整一輪,我自己很清楚這種可能性,遲早要面對。」極逵說得很輕鬆,他在乎很多事,可是某些必然會到來的事,他也選擇坦然以對。

「別、別說這種話……」阿純的眉心皺得更緊。

「你別想太多,也可能會是很久以後的事,我還想把藍一氣到白髮蒼蒼的年紀為止。」極逵哈哈笑著,阿純畢竟比他小了許多,面對這類的話題還是會逃避。

「要是被藍一叔聽見,他會哭的……」阿純有些哭笑不得,這對主從到底是合拍還是交惡啊?尤其藍一叔老愛拿極逵開玩笑,旁人聽了心驚膽顫,他們兩人卻像是在打哈哈一樣,毫不在意。

「這種結果我更愛。」極逵又笑了,並習慣地捏了捏他的臉頰,端詳著這張越發成熟穩重的青年臉龐。

他從沒想過,這關係可以維持超過十年以上,打定不會有婚姻關係的他,往後也不會有,不過萬一同性婚姻許可的話,他倒是真的想帶阿純去登記了。

就算過了十年,阿純終究與他有相當年紀差距,有些話他不會說給阿純知道,但是他總是想著,哪天人老珠黃、白髮蒼蒼,甚至得臥在病褟前等著死神帶走他的那一刻,他希望到時候是緊握住阿純的手離開,對他來說這將會是最美好的結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潔
  • 太太您這是讓誰蛀牙呢???
    這篇散發著甜蜜的氣息~是想讓小讀者們蛀牙對吧!!(星星眼
  • 嘿嘿嘿~

    瀝青 於 2013/10/20 01: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