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想寫阿梁葛格跟龍船冬天的情況XD

-----------------------------------------------------------------------------------------------------

保姆葛格的冬天

阿梁師兄很不喜歡冬天,不過那是以前的事。

現在的話,他倒是挺喜歡冬天,喔、不!應該說,非常愛。

原來有些植物的特性,一到冬天就會變得委靡不振,尤其是在盛夏開花結果的植物。

這點,完完全全印證在龍船身上。

自從他們雙方找回記憶之後,龍船幾乎就跟他一起住在葉堂,除了偶爾原泉大人無聊,想找龍船聊天喝茶時,他才會帶著龍船回神之森一趟。

今年的冬天特別冷,而且常常下雨,經常冷得刺骨、凍得哆嗦,這對怕冷的阿梁師兄來說,是有點棘手又有點喜歡的事。

尤其看著一入冬就鎮日精神不濟的龍船,他的心情也會跟著不好。

「龍船?你要吃蛋糕嗎?」他剛忙完一票來驅邪消災的人潮,抬頭一看就看到穿著厚重大衣,全身捲縮在椅子上動也不動、眼神呆滯的龍船。

「不想……」全身凍僵的龍船,連說話都有氣無力,甚至連看都不看他一眼。

「要喝熱茶嗎?」他又問,看到對方病懨懨的模樣,總有些心急。

「我想喝熱奶茶——你昨天買的那種……」龍船總算願意抬起頭,看起來像是水分全失、即將枯萎的花朵。

「你等等。」阿梁師兄立刻起身鑽進葉堂的廚房裡泡茶,期間他還是會回頭關注一下,坐在椅子上的龍船,有時他還真怕這個花靈就這麼枯萎了。

泡茶需要花點時間,加上熱水瓶裡已經沒有熱水,他還得等水煮開才能泡茶,這時他又抬頭望著廚房窗口外的景致,因為入冬,外頭的那棵相思樹的葉子都已經發黃乾枯,同樣的情形對照在龍船身上,他覺得相去不遠了。

尤其平常龍船總是一大早會跑去理黎打工的早餐店幫忙,最近也都不太願意出門,跟盛夏時那副充滿活力的模樣完全不同。

龍船是花靈,也是植物的一種,他會不會也像這些樹葉一樣開始枯萎呢?

一想到這個問題,他不禁擔憂了起來。

「來,好了。」他將泡好的熱飲交到龍船手裡,龍船懶洋洋地抬頭看了他一眼,接過杯子的手指都躲在衣袖裡,能讓自己盡量保暖,就絕不會讓任何地方吹到冷風。

他並非怕冷,而是單純的感受到源源不絕的體力,正因為入冬而逐漸流失中,通常這時候他都會選擇盡量沉睡,植物也會冬眠是很正常的事。

可是,一旦睡著了,跟阿梁相處的時間就少了。

這就是人跟植物的差別,一想到這裡,他就顯得垂頭喪氣。

「如果很睏的話,你就睡吧。」阿梁師兄看不過去,將他拉過自己身邊,至少工作桌旁還有張沙發椅,可以用來好好休息。

「不要。」龍船搖搖頭,整個臉看起來就是在勉強自己提起精神。

「別任性,苦撐不好,你又不是普通人。」阿梁師兄開始擔心,他真的會枯萎了。

「我沒任性,一睡著可能會睡好幾天,我不要。」他揉揉雙眼,喝下一大口奶茶,心想這東西多少可以讓他多撐一下。

「又沒關係,你這樣反而痛苦。」

「……如果又睡著的話,說不定下次看到你就是一個月以後的事,這種情況、我才不要。」龍船悶悶的喝下一口奶茶,語氣也悶悶地說。

阿梁師兄可是一字不漏的聽見了,雖然事情沒有龍船說得這麼誇張,頂多睡個一兩個小時,就能恢復一些體力,不過……他最後是搔搔臉頰、不再說話只是塞了條毛毯給龍船之後,又繼續專心研究新的術法與符咒。

時間就這麼慢慢流逝,過了約十分鐘,阿梁師兄突然發覺身後出奇地安靜,他困惑的回過頭,才發現龍船抓著他的衣角、終究還是不敵冬天,睡著了。

「你唷……」阿梁師兄嘆了口氣,想著晚點還得去么五巷一趟處理問題,這段時間還是讓龍船好好睡一下比較好,他拿起才剛翻開的書籍,坐到沙發上讓龍船靠著自己的大腿熟睡。

他不知道往後的冬天是不是都會這麼度過,不過他還挺喜歡的。

至少,比較不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