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新書,跟撿骨有關。(一整個很好懂)

而這本...如果已經看過冰淇淋那本的人,大概就猜得到主角是誰。

故事人物的確與冰淇淋那本重疊,但是是完全無關、各自獨立的故事。

只是我讓他們的時間軸跟世界放一起。

所以可以安心食用。

這次故事採取第一人稱的方式,下面有試閱、歡迎來看看。

1390464483-1374629599_m  

特色

每具骨骸都有故事。

我們的工作,就是讓他們安息——

內容簡介

遇到專門撿骨的那個人,不是因為亂闖了不該去的地方,而是他跑到了我租的地方來「工作」——

「你竟然能在這種地方住上好幾個月啊,不覺得很熱鬧嗎?這裡的建商,當初在蓋的時候沒處理好,你大概想不到這些屋子裡,到底被塞了多少屍骨。至於你的房間嘛……

 直接往我的床鋪劃出一道長長的口子,掀開之後,裡頭是滿滿的碎骨頭。

「數量完全正確,六個骨灰罈,這下全湊齊了。」我、我居然和六位「兄弟」一起睡了這麼久……

 

試閱

 

第一章  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

 

我想我的工作在眾人的眼中,應該相當奇怪。

 

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在夜晚的時候出門,但是我的工作性質卻又必須在夜間進行。

 

人生有時就是這樣嘛,你特別看重的事物,常常逆向而行,一點緩衝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的上司是個還不錯的人,雖然性格冷淡了點、難以接近了點,但是對我這個唯一的下屬還算照顧。

 

今晚上工的時間依舊是午夜十二點整,我依照上司的通知,帶妥各種可能會用到的工具,來到指定的路口等著與上司會合,

 

人才剛抵達路口,隨即就看見他一如往常地拎著那只看起來年代相當久遠的深色皮箱,出現在另一端。

 

「啊……百……」正當我開心地揚手、想出聲招呼時,猛然想起進行工作時不能直呼對方的名字,

 

又恰好看見對街的上司,正瞇起眼一副警告的眼神,我立刻將那些招呼話語全吞回肚子裡,戰戰兢兢地朝他露出微笑,同時感到背上好像正冷汗涔涔。

 

「先生,晚安。」上司慢慢地從對街而來,我繼續朝他揮手招呼,看他面無表情卻又挑了一下眉,著實讓我抖了一下。

 

「幸好你有即時閉嘴,否則我老早就衝過來踹人了。」上司的微笑有點冷,而我立刻退了一步,以防他真的動腳,

 

開玩笑,上回被他踹的那一下,到現在屁股還有點疼呢。

 

「先生,對不起。」總之,現在先道歉就對了。

 

「都跟著我三個多月了,怎麼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上司擱下手中的皮箱,有那麼一點不爽地質問,這種情形對我來說真是萬分的嚴酷啊——

 

「對不起。」我繼續發自內心地道歉,上司的眼神太過嚴厲,讓我又抖動了一下,下意識伸手擋住自己的屁股,心想不要踢我不要踢我不要踢我……

 

「走了,別誤了時間。」上司似乎也願意放過我,重新拎起皮箱往街道的另一個方向走去。

 

「啊?是。」

 

上司走得很快,我要追上他還得小跑步,我們這次要去的地方似乎依舊是人煙稀少的空地,

 

光看這時間、這地點,幾乎沒人經過,我還是壓不住內心的不安,腳步又加快了些,不想離上司太遠。

 

「先、先生,我們這次要去哪啊?」我有些喘不過氣,不過上司才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慢腳步,他依舊故我地往前走。

 

「市區棒球場隔壁的空地。」上司拐了個彎,這時我們眼前的路已經從小巷變成只有野花、野草的道路,

 

僅靠著昏黃路燈的光線,要看清四周實在有相當的難度。

 

「這次還是空地喔?」我一聽到地點,心裡更加不安了。

 

「所以,這次的數量會很多嗎?」我抱持著一絲希望又問,但是看見上司那抹要笑不笑的表情,心底就有個底了。

 

嗚嗯——真不喜歡看見上司露出這種表情。

 

「還好,不是亂葬崗。」上司語氣輕鬆地說。

 

「喔?太好了。」聽見上司這麼說,我心底立刻舒坦了不少。

 

「大概有三戶家族這麼多,全都是年代久遠無人祭祀的荒墓野塚,只要把骨頭撿一撿,這塊地就能準備蓋房子了。」

 

我一面聽上司的解釋,一面注意腳邊的動靜,缺乏整理的地方就是這點麻煩,草叢裡有很多蟲子,

 

有時腳踝還會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滑過去,我才不要去探究那是什麼。

 

我們步行了好一段時間之後,在一個只有雜草的大空地上停了下來。

 

「這塊地原來也埋著死人骨頭啊?」我望著這片荒地,忍不住發出感嘆,

 

跟著上司從事撿骨工作的這三個多月以來,已經讓我養成處處懷疑所見的地方,到底有哪兒能埋藏這些無人認領的骨骸。

 

這簡直像職業病一樣,因為人們埋骨頭的方式千奇百怪,有時總想不透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埋在這種地方挺正常的,別發呆、快開工。」

 

上司倒是很習慣地彎身打開皮箱,拿出兩隻上過油、乾淨、黑亮的伸縮型鐵鏟,一隻當然是給我用的,另一隻則被上司穩穩地拿著,

 

挖土取骨頭是最常見的方式,不過我們也曾在廢棄垃圾場裡翻找過零散的骨骸,甚至是一般住宅區的後花園也可能挖到無主骨骸,而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隨時隨地都會挖出人骨將之湊齊,上司說我們可以稱為撿骨師,不過他常常會停頓一下,眼神凌厲地瞪著我,總不忘補上這一句:

 

你還有待加強,充其量只能叫做撿骨的。

 

啊嗚……我家的上司真的好嚴格又好直接,一點安慰都不肯給。

 

「你不好好剷土,在那邊咿咿嗚嗚的碎唸什麼?」

 

同樣在剷土的上司射了個陰狠的目光過來,讓我不敢繼續胡思亂想,

 

只不過……深夜裡只有兩人不停挖土的聲音,其實也挺詭異的,要是在大白天,定會被以為在挖寶吧?

 

可惜,我們挖的這種寶沒人想要。

 

「咦?好像挖到了?」

 

我立刻停下動作,因為鏟子碰到硬物的感覺很清晰,金屬製的鏟頭都傳來悶悶的撞擊聲,這種感覺太過熟悉,隨便猜想也知道那是什麼。

 

「先生,我挖到了。」我隨即抬手,按照既定程序,對著離我有段距離的上司喊了聲,同時彎下身伸手撥開那些濕土。

 

沒想到上司卻突然對我大喊:「笨蛋,你等等——」

 

上司氣急敗壞地朝我跑過來,可是我完全不懂這是什麼情況,手也已經往下探,

 

唉唷——這也沒什麼好緊張的啊!

 

就跟平常一樣,往下摸摸探探,只是為了要確認下頭的情況,通常被濕土覆蓋的骨骸都會帶著潮濕感,

 

將它們全拿出來之後,必須先裝進陶甕裡,再找個良辰吉時曬乾,這樣一來就能讓這些無主的骨骸有個歸屬……

 

咦?咦咦咦咦咦咦?

 

是誰握住我的手?

 

不、不對,怎麼可能有人從地面下做出這種舉動?

 

「先、先生……」連我自己都聽得出來,我的聲音簡直像快哭出來了。

 

這握手的觸感鐵定畢生難忘,實在好不舒服,又硬又冷,連手骨關節都能在腦中清楚描繪。

 

「叫你等等都不聽。」已經來到我面前的上司,表情看來相當嚴肅,要不是現在處於非常狀態,上司八成又想踹我屁股了。

 

「嗚嗚……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我只能繼續哭喪著臉。

 

「護身符有帶吧?」上司雙手扠腰問道,在我看來他整個就想看戲而已。

 

「有。」我則是很痛恨現在的自己,居然這麼不爭氣,這眼角濕濕的感覺真不喜歡。

 

這時,那股抓住我的力量正漸漸地往下扯,我的背脊瞬間又涼了幾分。

 

「先生,他、他好像在拉我。」

 

「那很好啊。」上司的語氣聽來真夠無情,到底哪裡好了?

 

「繼續跟他培養感情嘛。」上司又這麼說道,而我也只能繼續苦著一張臉給他看。「男孩子怕成這樣真難看。」

 

「先生,要罵我可以等一下嗎,至少先幫我離開他——」

 

「你的左手還空著吧?」上司看著我的另一隻手問道。

 

這時我才理解上司的意思,立刻從左邊的褲子口袋裡來出一只紅色香火袋往坑洞裡探,

 

當紅色香火碰到那隻抓住我的白骨手,隨即能感受到那傢伙微微顫抖了一下,先是纂緊了我的手,接著才像逃命一樣鬆開,這才讓我重獲自由。

 

我整個人癱軟在地,連起身的力氣都沒了,不過正當我覺得可以安下心來時,又剛好對上上司那雙不笑且平靜的眼神,我又縮起肩膀乖乖等著挨罵。

 

「幸好你有帶護身符。」上司彎身敲了我的頭一記,很痛,但是這個處罰已經很輕微了。

 

「都講過多少次,這種兩人以上的墳地,曝曬荒野、無人祭祀,累積的怨氣很驚人,隨便這麼摸下去,你就這麼想跟對方交朋友?」

 

「我不想要這種朋友,先生,我下回會注意啦。」

 

我連忙起身委屈地道歉,上司就是這點讓我感到棘手,平常安安靜靜的、總是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一旦發起怒來可是嚴厲得很。

 

「下回再發生,直接從你的薪水裡扣。」

 

這還真是充滿威脅又讓人膽寒的話,而我……還是只能低頭繼續乖乖聽訓。

 

「好了,快來撿骨吧。」最後,上司總算願意放過我,逕自戴起棉布手套開始進行最重要的撿骨工作。

 

這部分就不是我所能應付的了,只能在旁幫忙整理上司撿起的骨骸,而這也是我最佩服上司的地方。

 

他總能準確地將散亂的骨骸湊齊,在我看來明明都長得差不多,他卻能一眼就分辨出來,每回看他動作俐落地完成分類,都讓我大開眼界。

 

「有七個。」上司蹲在洞坑前,在手腕上綁了一條紅色繩環,只是上下來回摸個幾下就知道人數,至今我還是參不透上司到底怎麼辦到的。

 

「那就得準備七個甕。」

 

我轉頭看了上司那只已經打開的皮箱一眼,發現他這次只帶了幾個黑色布袋,我取出時仔細算過,剛好七個,

 

這又讓我忍不住看了一眼他正在專心撿骨的身影。

 

「用那種眼神看我做什麼?」

 

上司回應的語氣與眼神依舊犀利,我肩膀一縮,本來想問的問題又全吞回肚子裡了。

 

「你想說什麼就快說吧。」上司沒好氣地瞄了我一眼,繼續專心撿骨。

 

「先生,剛好有七個布袋可以裝骨骸耶。」

 

我將皮箱內的布袋取出,依序放在上司早就分好的七個骨骸堆前,

 

我想上司這次沒帶陶甕,是早就知道這一趟的人數不少,帶陶甕太重、不好運送,

 

但是這準確的數量到底是怎麼判斷的?上司早就知道這次要撿骨的人數?

 

可是,不對啊!

 

我記得上司曾說過,每次撿骨的數量都是未知數,僅能從地點判斷個大概,

 

然而就我跟著工作的這一陣子,上司的「大概」卻都是不多也不少,永遠符合數量。

 

我想,上司根本早就知道會有多少人了吧?

 

每當這時候,我都覺得上司一點都不像活人,神神祕祕的、做事俐落又精確,

 

哪像我,看到這堆人骨還是會有些不安、恐懼,上司卻像在對待朋友一樣,仔細又溫柔地將這些骨骸整齊收拾。

 

「剛剛好嗎?這是好事啊。」

 

然而,面對我的疑問,上司卻頭也不抬、雲淡風輕地說,他想趕在天亮前完成工作,畢竟我們專收無主骨骸,在白天進行會引起不小的麻煩,

 

更何況上司曾提過委託的企業主,向來都不太喜歡讓人知道這些地方埋有骨骸,避免影響土地的價值。

 

我知道,這就是社會的現實面,不過這也跟我沒啥關係,我們的工作就是做好分內事。

 

今天撿骨的工作,在上司有效率的進度下,凌晨四點完工,能在天亮前完成就是好事。

 

「把這七具骨骸收好。」上司站起身,一臉疲憊地說道,還一直拍捏自己的腰,

 

這麼長時間彎腰撿骨,對腰椎容易造成負擔,聽說上司還有固定去的按摩推拿店,每隔幾天就得進廠維護一次。

 

而我則是負責善後的工作,只要將這些骨頭裝進布袋裡即可,

 

雖然不久前才發生「被握手」的狀況,不過上司既然摸了都沒事,就表示不會再出現不科學的事……吧?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手裡抓著那些潮濕的骨骸,掌心所感受到的是如此真實的重量感,若要說真的沒有芥蒂,是不可能的事啊——

 

我正在整理的這副骨骸比較瘦小,看來應該是個小孩,而且還是個小女孩——

 

我一個抬頭,頓時僵了一會兒,因為那個小女孩就站在我面前,由於出現得太過突然,我很不爭氣地發出哀鳴,

 

上司也在這時回頭看了我一眼,又是那抹看戲的微笑。

 

「先生,你、你就站在那邊看嗎?」

 

我盡量低著頭,一直不敢與前方的「東西」對上視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四周的溫度突然下降許多,

 

就算身上穿著保暖的厚外套,在這種剛入秋的季節裡,我竟然覺得好冷,而且是冷到骨子裡的那種。

 

「當然,而且她又沒有惡意,只是在等你幫她整理好,看來心情相當不錯。」

 

上司又輕笑幾聲,不但鉅細靡遺地解釋,仍是一副只想看戲的樣子。

 

「快點啊!後面還有六個人在排隊。」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司說了這些話的關係,那六位待收拾的骨骸突然振動了一下,四周的氣溫好像又降得更低了些。

 

我當下只能表情苦澀地看著上司以示抗議,不過上司依舊故我地露出微微淺笑,完全不理會我的哀怨。

 

「快撿。」上司看我停手又連忙催促。

 

「是——」上司的命令不能違犯,雖然我有些不甘願。

 

不過,那位小女孩卻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我不知道她去哪了,只曉得這組孩童的骨骸恰好收拾完畢,在分秒必爭的情況下,我接著收拾剩下的六組。

 

說也奇怪,之後再也沒出現剛才的情況,沒有其他人出現觀禮,收得非常順利,

 

這時我又忍不住抬頭看了轉身背對我的上司一眼,忍不住猜想是不是這人又做了什麼事,這些人才會這麼安分呢?

 

「是一家七口,分住在三戶屋子裡。」就在我收拾完三具骨骸,上司突然開口了。

 

「是指我們今天挖到的這些?」說話的當下,我又收好了一具,還有三具今天的工作就算是圓滿結束了。

 

「嗯,一家七口,一對夫妻、兩位叔伯、一個小女兒、一對老夫妻。」

 

上司轉身看著已經收齊的黑色布袋,明明是剛找到的無名屍骨,他卻像是已經認識對方,總能侃侃而談關於他們的故事。

 

「後來,一群強盜闖進了這個家,掠奪了他們的財產,殺了年輕夫妻、無力抵抗的老夫妻以及哭鬧不休的小女兒,

 

晚歸的叔伯一進門恰好看見他們行凶,隨即抄起手邊的傢伙抵抗這些強盜,但是人數不敵,最終兩人皆被削足砍手,死狀極慘。

 

最後,這一家七口就這麼被隨意掩埋,犯人有無抓到已經無法得知,但是這一家就這麼遭到遺忘,無人祭拜。」

 

上司就像他們的代言者,可以說出他們的來歷,這些無名無塚、總被遺忘的孤魂野鬼,

 

諸位阿飄,真抱歉呀——我家上司說得這麼動人,聽眾卻只有我。

 

「先生,這些事你到底從哪得知的啊?」就快收拾完畢的我,忍不住又問了。

 

每次出門尋找骨骸的工作,向來都是上司帶路,我從不知道上司從哪知道這些事,只曉得他只靠手機聯絡工作,

 

當我問完這問題之後,上司用那依舊帶著老神在在的神祕淺笑的表情看了我許久。

 

「猜的。」

 

我聽完他的話,著實呆愣了好一會兒,心底忍不住吐槽,最好是這樣……鬼才信。

 

當然,我沒這麼笨,說出口就是在找死。

 

我低頭看了手腕上的錶,時間是清晨五點,七具骨骸總算撿拾完畢,我將這些骨頭另外用一大塊布包妥,骨頭與骨頭相互碰撞的聲音總讓我的心底感到不對勁。

 

「好了,回去吧。」上司也已將那只皮箱整理妥當,輕輕地拎起,帶著我不著痕跡地離開。

 

途經那座市區棒球場時,已經有幾個穿著球衣的小孩在棒球場裡繞圈跑步,不時可以聽見他們的呼喊聲,

 

我心想,要是這群小鬼知道附近埋有人骨,肯定會嚇得哇哇叫吧?

 

呵呵,真想看他們驚慌失措的樣子。

 

「走路看路,別胡思亂想,當心跌倒。」上司突然丟出這句話的當下,我還真的踢到了一塊石頭,狼狽地踉蹌了好幾步才站穩。

 

好不容易站穩腳步之後,我又盯著他的背影一眼,真懷疑他是不是施了什麼法術。

 

「看吧。」上司頭也不回地悶笑了幾聲,立刻又補了句:「要是摔到他們,扣你薪水。」這句話殺傷力有點大,我只好又噤聲,專心一意地往前走。

 

我們又步行了一段,上司的手機突然響了,迫使我們不得不停下腳步。

 

「是。」上司低頭接起電話,連聲音都刻意壓低了許多。「新的無主骨骸嗎?地點、時間直接傳簡訊給我。」

 

我在後頭認真地聽著,看來是新的工作上門了。

 

「好,老時間。」上司掛掉電話後,又盯著手機螢幕好一陣子。

 

這還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上司接工作的過程,只曉得向來都是用電話與簡訊傳遞訊息,但是聯繫的方式比我想像的還要簡單,

 

我還以為是約在不可見人的神祕場所,一起交換情報哩……看來是我想太多。

 

上司把手機收進口袋裡後,回頭看了我一眼。「小犀。」

 

「是?先生。」我看著上司又看著他身後的灰藍天空,天就快要亮了,所以可以放心稱呼對方的名字,不過我已經改不掉習慣,還是用夜裡的稱呼回應。

 

「回去之後好好休息,晚上十一點在固定的路口會合。」

 

「咦?會合的時間提早?」我有些意外,平日都必須午夜十二點開工,這次的時間可說非常罕見。

 

「對,你記得帶簡易的工具就好。」上司頓了一會兒,似乎還歪頭思索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你也穿得越輕鬆越好,護身符記得帶。」

 

「好,我知道了。」我只能點頭回應,儘管心裡總有那麼一絲不安,不是我要說,這種不祥預感總是特別準確。

 

看來,今晚的工作內容相當特殊。

-----------------------------------------------------

有任何關於我自己創作上的意見與感想,歡迎來跟我聊聊

謝謝你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