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總之,突發的番外XD

延續『我的老闆是受君』之後的故事。

是的,二哥回國過年惹啊啊啊啊啊啊(喂

小年夜、二哥、與我的男友

貝克禮原本打算今年的春節就待在程家過,想好好面對未來的公婆、程末的哥哥姊姊,但是貝大哥的一通電話讓他必須在除夕夜當天趕回台中跟家人吃團圓飯,本來他心想今年可以避開那些婆婆阿姨、叔叔伯伯質問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生小孩、從事什麼工作、收入好嗎……等等的眾多老掉牙問題,但是貝大哥電話裡卻丟了一句:「談了戀愛就忘了家,你當我這個大哥死了是吧?家裡兩個小的等你發紅包,給我滾回來。」

就這麼一個殺傷力超大的電話,讓他不得不乖乖滾回台中跟自己家人吃團圓飯,可是這麼一來就會與那位傳說中的程二哥錯開,難得這位二哥可以在過年期間回來還等著讓他請吃一頓,貝克禮都想好如何應對這個難纏的程二哥,卻礙於貝大哥的命令不得不作罷。

但是,程末的二哥似乎下定決心就是要跟他見上一面,正當他用著惋惜的語氣說沒機會見面時,程二哥卻一副老神在在的態度在電話中回覆:「我小年夜當天就會到家,當晚我們可以先一起吃個飯。」

貝克禮被這一連串的變化搞得頭有點疼,那邊有宛如父親一樣可怕又嚴肅的貝大哥等著他回去吃團圓飯,順道等他報告自己的近況,這邊有個宛如壞小姑的程二哥等著跟他好好面對面認識彼此,貝克禮頓時覺得自己還真是有人氣,而且都不是很好的人氣,而且程末知道程二哥還是趕得上與他見面的消息,當天晚上這個傻瓜就失眠了。

「你該不會想、太好了、見不到二哥,好開心啊!這種念頭吧?」貝克禮在小年夜當天一早看著他頂著一雙黑眼圈好氣又好笑地問。

「沒……沒有。」程末口是心非地說,但是前天知道貝克禮必須趕回台中時,他是真的有那麼一點開心,但是隔天又聽到二哥執意要提早回國,他的心情頓時降到了谷底。

「你真的不會說謊。」貝克禮沒好氣的說,他又嘆了口氣陪程末弄今天要販售的冰淇淋,期間還會望一下掛在牆上的時鐘。

程對抵達台灣的班機是早上九點,這人還得從桃園搭高鐵到高雄,算算時間至少要中午才會見到人,距離初次會面還有幾個小時,他還有點時間做點心理準備,他自己的心情還算平常,程末這傢伙卻緊張個半死,平常順手的工作順序今天全都亂了套,讓貝克禮很用力地拍拍他的臉頰要他冷靜。

「可、可是我很怕你們打起來啊!」程末摸著被拍痛的臉頰很無辜的喊道。

「要是真的打起來,你就直接拿冰淇淋砸我。」貝克禮像是認真卻又像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不、不可以暴殄天物、會被雷公打……」程末皺著眉又說,他真希望二哥搭乘的班機大延遲最好延到明天再回來,這樣就能免去一場世界大戰了。

然而事情不如程末的期望,老天肯定是要促成這兩人見面的機會,二哥的班機不但準時抵達,還很幸運地一出桃園機場換搭高鐵時,立刻搭上一班直達車,中午十二點人就回到了高雄。

當他回到程家時,恰好是冰淇淋店內最忙的時候,明明是低溫的天氣卻碰上許多聞訊來品嚐手工冰淇淋的客人,等到程末發現程二哥已經到家,是他本人站在櫃臺前佯裝一副客人模樣、還很自在地點餐,程末一發現是他嚇得手上的冰淇淋杓都拿不穩了。

「二、二哥?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程末驚恐的大喊,幸好當時店內的客人都散去,否則他這個態度活像是碰上黑道討債的模樣,肯定會引來不小的誤會。

「你嚇成這樣是什麼意思?」程對皺起眉有些不開心地問道,好不容易可以看見最疼愛的弟弟卻是這種驚慌的態度,他心底實在有些吃味。

「不、沒、沒有……」程末搖搖頭,重新抓緊冰淇淋杓戰戰兢兢地盯著他。

「貝克禮呢?我聽說他最近都在你的店裡打工。」程對拿在手上的行李都還沒放下,單刀直入地問了這個問題,讓程末有些不安地張望了一會兒,還是無法給個正確答案。

「人呢?」程對很有耐心地又問了一次,他知道這個弟弟天生遲鈍,長年下來配合他的思考模式已經相當習慣了。

「耶……」程末頓了一下還是無法立刻回答,程對則是繼續盯著他等著答案。

「他、他不在。」程末喘了一大口氣之後才丟出這句話,程對瞇起眼盯著他顯然不相信這個答案。

「程末,你什麼時候學會說謊了?」程對這句話立刻讓程末像個犯錯的小孩,低頭猛道歉,就是不敢正面回答程對最在意的問題。

「我買便當回來了,程末你要排骨還是要雞……腿……」這時,貝克禮拎著從隔壁巷子買的便當回來,恰好看見一個高壯、黝黑的男人站在櫃臺前,一副像是討債的模樣。

「你是貝克禮?」那人立刻轉身抬起下巴一副氣勢凌人地問,貝克禮看著這個眉宇間與程末有幾分神似皮膚卻曬得相當黑、體格也比程末高壯一些的男子一眼,很快地他便猜出來人是誰,難怪程末會嚇成這樣。

「程二哥,初次見面你好。」貝克禮朝他彎身鞠躬,給了他一個非常隆重的大禮,看見這個場景的程末當下突然覺得二哥會對他喊平身的感覺,不過這件事並沒有發生,只是程二哥帶著高深莫測的表情盯著他許久遲遲沒有回應。

「你去買便當啊?」程二哥問了個相當家常的問題。

「是啊!今天早上店裡很忙,剛剛才抓到空檔去幫程末買便當,要常常注意他的三餐呢,不然老是忙到忘記吃飯也不好。」貝克起微微笑著,一副真誠又熱心的解釋。

「喔?那還真是謝謝你幫忙照顧我弟了。」程對悶笑了幾聲,語氣平靜地說。

「不會,這是應該的。」貝克禮也朝他微笑著看起來相當鎮定,但是站在櫃臺後的程末卻是非常緊張,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怎麼好像看見這兩人之間有著一股電波在啪咂啪咂的響著,這表面的和平根本只是個假象啊!

「難得小年夜吃便當太可惜了。」程對盯著他手中的便當突然這麼說,同時轉過身看著早就緊張得臉色慘白的程末。

「程末,店裡下午可以休息吧?二哥請你們吃飯。」程對掛著淺笑說道,這時程末倒是聽得有些糊塗了,他記得二哥在電話裡明示暗示說了好幾次,一定要讓貝學長請吃一頓飯啊……

「可、可以,我本來預定今天晚上開始公休,不過二哥肚子很餓的話可以提早。」程末吶吶地回應,他看著二哥的微笑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那就收拾一下,等等直接去吃飯吧,我現在有一堆東西想吃」程對擱下行李伸手扳扳發酸的頸子說,畢竟他搭著長途飛機、一路趕回高雄也挺累人,現在只想好好吃一頓、感受一下家鄉的美食,長年都在歐洲吃那些硬梆梆的麵包,他想到就覺得膩。

「二哥想吃什麼?」程末放下冰淇淋杓、拆下圍裙將台面簡單地收拾一下,心想到晚上再將整個店面打掃除一次好迎接新年。

「可以吃到米飯、大魚大肉、中式餐點的地方。」程對一副想念家鄉味的語氣,看來他在國外被那些食物搞得悶死了。

「我、我查一下……」程末低頭拿出手機準備查有哪些餐廳符合,貝克禮突然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程末不用了,我訂好位子了」貝克禮抓著手機看起來剛講完電話的模樣,嘴邊還揚起一抹勝利的微笑。

「喔?你的動作真快。」程對看了他一眼表示欣賞。

「好說,畢竟我的工作專門仲介賣東西總有一些人脈可以幫忙,程二哥這頓讓我請吧,這可是上回約定好的。」貝克禮收好手機一副自信的笑意說著,既然早就說好要請沒道理又讓程二哥請。

「也好既然你都這麼說可不能請得太糟,我想吃一頓好的。」程對想起了上回的對話內容他又露出不客氣的態度。

「沒問題,肯定是五星級的餐廳,而且樣式豐富可以任你選。」貝克禮又說,他想程二哥要再多的要求他都會想辦法達到,越是刁難他越想完成,程二哥你就盡量要求吧。

「喔?這就先謝謝你了,你們快準備準備我先上樓放行李了。」程對又拎起腳邊的行李往二樓的方向走去,好不容易可以獨處的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程末立刻喘了口大氣卸下緊繃的心情。

「你幹嘛嚇成這樣啊?」貝克禮忍不住輕笑,他都不怕了這傢伙到底在怕什麼。

「我真的怕你們會打、打起來啊……」程末拍拍胸口認真地說。

「不會發生這種事,我想討好你二哥都來不及幹嘛跟他打架?」貝克禮實在很好奇程末到底把他跟二哥之間的關係想得多惡劣。

「唔……」程末明顯還是不怎麼放心,但是看貝克禮應對這麼自在,他也就試圖讓自己相信這兩人可以和平共處。

貝克禮朝他露出淺淺的微笑要他更安心些,趁著等待的空檔他仰頭看了天花板一眼,想著剛才初次見面的情形又想著過去發生的事輕輕地吐出一口氣。

「程末,二哥他……應該不討厭我吧?」他淡淡地問道,悄悄地透露出他還是很在意程家人對他的印象。

「嗯……至少二哥剛才沒有對你不客氣。」

「是嗎?那就好。」貝克禮又輕輕吁出口氣,他不得不承認剛才的確是有點緊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四聲喵
  • 程末真的太可愛了!!!
    謝謝瀝青!
    新年快樂喔~
  • 新年快樂!

    瀝青 於 2014/01/27 22:44 回覆

  • ivania
  • 啊啊!最近才開始正式使用痞客的帳號
    看了這篇番外
    很喜歡這個故事
    想問一下
    我的老闆是受君有出本子嗎?
    一般通販買得到嗎?
    ps.可以引用你的文章嗎?
  • 可以引用啊!!歡迎。

    瀝青 於 2014/02/13 12:13 回覆

  • ivania
  • 呵呵!剛在博客來上看到嚕!已經訂購了!
  • 謝謝你>WWWW<

    瀝青 於 2014/02/13 12: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