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在這裡

這是很流水帳的寫法,單純自爽XD

大一下學期,他們有過相當長的時間一起搭客運回高雄,一起搭那輛69號公車。

直到有一天,接近聖誕節的前一週,他們又在MSN上閒聊。

 

老衲小肯:ㄟ,我這禮拜不跟你搭客運回高雄了。

熱呼呼的柏油路:啊?為什麼啊?有事?

老衲小肯:算是吧,已經沒有每個週末讓我去高雄的理由了。

熱呼呼的柏油路:啊……是喔……

老衲小肯:你一個人搭車回高雄小心點嘿,跟你搭了這麼久的車總該把路線記住了吧?我可能會回台中跟爸媽吃飯,妳自己小心別迷路了……要是真的找不到路,記得打電話問我。

熱呼呼的柏油路:喔、好……

 

他們結束這段對話之後,又各自在電腦前忙著其他事情。

那時,MSN有個功能,可以設定在MSN的狀態上顯示對方正在聽的歌曲。

柏油路看著小肯的帳號,看著他後面的曲名不停的變換,有幾首還是前一陣子他推給自己聽的曲子,但是依舊沒記住到底是哪那些歌曲。

柏油路照著歌名去搜尋,發現那些依舊是痛得撕裂內心的悲傷曲子。

她沒追問發生什麼事,大概也猜得到是什麼事。

那個星期五下午,只有她一個人搭客運回高雄,要去跟親人一起吃飯聚餐。

明明接近聖誕節,卻覺得有些孤寂。

當她一個人看著69號公車緩緩靠站時,再也笑不出來,因為也沒人陪她一起笑,那個聖誕夜對小肯來說大概也是很孤獨的聖誕夜。

不過,他們也沒時間去思考這些問題,因為緊接著就是忙期末作業了。

又過了兩年,他們好不容易挨過了大二、大三,這段時間柏油路依舊繼續當著腐女,每天都在跟課業與截稿日奮戰。

那時,小肯整個人煥然一新,變成一個相當會打扮的日系少年,他們一群人鎮日過著鬥嘴、專講一堆沒營養的笑話,看起來很快樂,一成不變裡又帶著淡淡地變化。

明明天天見面的朋友,還是會在線上瞎聊幾句,事後重看都會覺得很蠢。

那時,小肯還是很愛去跟柏油路說,把你家的攻君給我。

 

小肯肯肯肯肯:哎,哪天你幫我寫個故事吧。

油膩膩的柏油路:可以啊!你想搭個什麼樣的男人?我幫你寫啊~

小肯肯肯肯肯:不要,你給我一個悲劇。

油膩膩的柏油路:不要,我不寫悲劇。

小肯肯肯肯肯:那你把最新的攻君給我,我覺得他可以疼我。

油膩膩的柏油路:好啊你拿去啊~請小心使用嘿。

小肯肯肯肯肯:我要蓋後宮。

油膩膩的柏油路:碼的,我家的攻君每個都被你拿去吃了,你的後宮到底蓋好了沒?

小肯肯肯肯肯:我要擴建!

油膩膩的柏油路:你竟然還可以擴建,沒天理啊!

小肯肯肯肯肯:唉,聖誕節快到了。

油膩膩的柏油路:對啊,你有什麼計畫嗎?

小肯肯肯肯肯:沒,要留在學校趕作業。

油膩膩的柏油路:我也是,不然我們這次揪大家去吃火鍋好了。

小肯肯肯肯肯:好啊,我贊成。

油膩膩的柏油路:這樣才像個聖誕節嘛。

小肯肯肯肯肯:對啊——跟大家一起過比較好。

 

那是升上大三後的聖誕節前夕,他們好像逐漸學會了某些事,又逐漸的得面對某些事。

又過了一個暑假,他們升上了大四,在水深火熱的畢業專題裡,每天都被這些作業跟指導老師吵得翻天覆地。

那時,剛過了一個暑假與寒假,這段時間各忙各的,也得開始煩惱畢業後出路時,柏油路突然又傳了MSN給小肯。

 

柏油路:ㄟ、我有件事要拜託你們。

小肯:什麼事??

柏油路:我明天沒辦法去學校,我們下週的分組報告又剛好是期末考,我沒辦法一起找資料怎麼辦?我可以當口頭報告的人,可以這樣嗎?

小肯:啊?你怎麼了啊?

柏油路:……我阿嬤走了,昨天晚上走的……我現在要回台南一趟大概一週都要待在家裡幫忙。

小肯:好,我知道了,你下禮拜上課,就當報告的人,要怎麼講我再幫你,學校這邊我會跟助教說一聲幫你擋擋看。

柏油路:好,謝謝。

小肯:這沒什麼好謝的,先把你阿嬤的事處理好吧。

柏油路:好,謝謝……

 

之後的那週,其實柏油路不太記得那時的事了。

不管是學校還是家人或者是小肯的近況,她記憶不深,只曉得那個大四下學期的最後一個期末考順利過關,全靠這些同學的幫忙。

那時,她也不知道小肯是否又談了戀愛是否又失戀了,或者他忙得根本沒時間談戀愛,因為他們要面臨大學畢業後苦苦找不到工作的待業期,每天、每天他們都在MSN上大吐苦水,找不到工作、沒收入的壓力等等的,後來又因為大家忙了整整有一年多的時間沒聯絡,小肯的MSN有很常的一段時間不再顯示上線,那時的他們不再網路上有任何生活紀錄。

直到某天,柏油路因為創作上的夢想無法兼顧,鎮日忙著印刷、美術排版的工作而就快忘記創作這回事的某天,小肯突然要悄悄地出現在那排好友顯示列裡。

三天後,小肯突然主動敲她聊天了。

 

小肯社會打滾中:喂!你最近在幹嘛啊?都沒聲沒息的、死去哪了啊?

社會臭-柏油路:你才死去哪了咧!怎麼都沒看見你?

小肯社會打滾中:碼的,我在上班啊,我最近找到報章排版的工作,每天得跟業務對槓,煩死了!版面都滿了硬要擠……你咧?

社會臭-柏油路:我也是啊,在上班……我剛剛弄的DM被老闆打槍,正在重新編排,說要簡單又要精彩豐富,碼的也不想想這個要求完全極端。

小肯社會打滾中:真的……叫你老闆自己來啦。

社會臭-柏油路:要是可以幹嘛還聘我來幹?唉唷,客戶好像都把美工當超人

O_Q,又不是把圖修一修交來的素材上就會變成林志玲…….

小肯社會打滾中:加油啦!撐著點,我下禮拜要去高雄找你。

社會臭-柏油路:!!!!!!真的嗎?碼的,快帶太陽餅給我吃!

小肯社會打滾中:碼的,你對台中的印象就只剩下吃嗎你?好啦好啦。

社會臭-柏油路:不然你可以把金O豹搬過來嗎?

小肯社會打滾中:等我到高雄,第一件事就是搥打你。

社會臭-柏油路:這是對好兄弟該有的態度嗎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肯社會打滾中:對你,應該的啦!我先不講了,老闆回來了,到高雄的時間我再跟你說。

社會臭-柏油路:好喔~

 

小肯那趟下高雄其實只是為了一件事,就是帶他的新男友來現一下。

不過,小肯還是有些不安的樣子,就在他們約見面吃飯,趁著新男友離開座位的空檔,拉著柏油路問這個人如何。

柏油路:我覺得還可以啦……還蠻客氣的,而且職業很妙耶,可以給我取材嗎?

小肯:你就只剩下這個念頭嗎你?說真的啦,行不行?

柏油路:我就覺得還可以啊……

小肯:那就好。

 

可是,那件事之後又過了好幾個禮拜就看見小肯趁著工作的空檔在MSN上吐苦水。

 

缺乏愛-小肯:碼的……我上禮拜跟大老闆他們去玩,大老闆你還記得吧?大學的時候很好,到現在還有聯絡的那一群人。

乾枯的柏油路:知道啊,我前幾天才跟他聊過MSN,怎?

缺乏愛-小肯:我們剛好經過一個月老廟還去拜了一下,碼的!這一拜把我一堆本來好像有機會的對象全都斷光光了啦!沒了耶!!!沒了啊啊啊啊啊!

乾枯的柏油路:耶?所以……上次一起吃飯的那個?

缺乏愛-小肯:分了啊。

乾枯的柏油路:什麼?什麼時候的事啊?你怎麼都沒講?

缺乏愛-小肯:又不是多嚴重的事,和平收場啊!到現在還是朋友。

乾枯的柏油路:喔……那就好。

缺乏愛-小肯:怎麼辦啦!竟然見鬼的都斷光光耶!

乾枯的柏油路:啊、可能好的就快來了吧,你等等嘛,還有不管你有沒有男朋友,怎麼好像都一直在閃我,我需要墨鏡……

缺乏愛-小肯:這是應該的,總之竟然斷光光……就像你說的,希望好的快來。

乾枯的柏油路:對啊……希望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