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啦啦啦~

◎剪指甲

和日不會自己剪指甲,不知道是天生的關係還是心理因素,他只要拿到剪刀、指甲剪對著那已經長出來的白白一小截指甲時,手指就會不停的抖動,但是握畫筆的時候卻不會有這樣的問題,這是個無解的問題。

他更有好幾次自己剪道破皮流血的關係,最後這個小不啦機的任務就落在和齊的身上,身為哥哥的他也不想看自己的弟弟,每次都被剪指甲搞得傷痕累累,結果這一剪就幫忙剪了十幾年,直到現在都已經是高中生的年紀,和日還是不會自己剪指甲。

他們喜歡挑在陽光充足的窗台旁剪指甲,在地上鋪上報紙兩人就坐在上頭,一邊剪指甲一邊聊著只有兄弟兩才聽得懂的話。

基本上,沒多少人聽得懂和日偶爾會竄出來的異想天開發言,和齊聽得懂,也只有他能配合了。

 

今天是星期天,兄弟兩趁著爸媽出門的空檔可以好好地悠哉剪指甲,和日喜歡這麼看著哥哥幫他剪,指甲剪喀嚓喀嚓的聲音聽起來很悅耳。

「哥哥,腳指甲也要。」和日有些迫不及待的動動腳指頭說。

「那先等手指甲剪完啦。」和齊沒好氣的說,和日的指縫裡都是油畫顏料塊,他花了不少時間清乾淨,這些東西可頑強了。

「喔……」和日點點頭,不再吵他。

「你最近好像花很多時間在油畫上面。」和齊漫不經心地說,好不容易才剪完右手,接著要剪左手。

「嗯,因為我很喜歡那幅畫。」和日點點頭,心滿意足的說。

「你開心就好。」和齊不會制止他的興趣,應該說這是和日最擅長的事,雖然智力上有缺損,但是卻被指導的老師發現他有繪畫的天分,除了正規的課業以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沉浸在畫布上。

「老師說,我可以參加比賽。」和日有些得意的說,能被誇獎是他最快樂的事。

「那很好啊。」他想只要和日乖乖的別鬧事,想作什麼都可以。

「比賽可以畫自己想畫的圖喔。」和齊又說,並看著已經剪乾淨的右手指甲。

「你想畫什麼?」和齊聽出弟弟希望他繼續關心自己的事,要是沒順著話題問,這傢伙肯定會一直跳針同一句話。

「我想畫我們。」和日笑得很開心,還捏了哥哥的臉一把。

「我們?」和齊停下手,這下他就聽不懂了。

「我、們。」和日指了他一下又指了自己一下。

「你還真喜歡畫這個題目。」和齊失笑道,和日平均每一個月會畫兩次以上這個題目,每一次的架構都不同、使用的媒材都不同,他對於雙這個字眼一直很在乎,和日一直不懂他為何這麼執著。有時他還會覺得和日會說出讓他聽不懂的話來。

「這一次,是真正的雙。」許久之前,他帶著和日去公園寫生時,和日又再畫他們了,卻一邊畫一邊說出這樣的畫來。

「你哪一次的雙是假的啊?」坐在一旁背英文單字的和齊忍不住又問。

「這一次的每一次都是真的喔。」和日的回答依舊很藝術,和齊想果然有藝術家的天分。

——真正的雙。

和齊有些分心地想起過去的事,一邊幫弟弟剪指甲,和日這會兒已經開心的哼起歌來。

「和日別亂動,我會弄傷你。」他低聲提醒,並低頭開始幫和日剪腳指甲。

「好。」和日很聽話,乖乖地伸著腳讓他剪。

「哥哥這次也不會弄傷我了。」和日又說,而且笑得很開心。

和齊抬頭看了他一眼,又是一句令人費解的話,他從來都對和日小心翼翼,從未讓他受傷過,他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也不太想繼續深究。

有時,和齊總覺得和日說的事很有玄機,他似乎記得自己不知道的事,而那些事指的不是現在,而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不過,這些大概也只有和日才懂了,因為不管他怎麼追問,永遠都得不到答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