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隔壁的茱麗葉先生,不爆主劇情的番外,送給每一個支持這個故事的人,這是禮物。.

---------------------------------------------------------------------------------------------

隔壁的茱麗葉先生.-番外-五年後的某個日常

朱加寓在大學畢業之後,循著一般的規定,當了一年半的兵、國軍ON LINE脫出之後,靠著自己在念設計系時打工認識的學長,進入一家創意設計的公司上班。

當然,這段期間他與另一半蘇承景依舊過著穩定的日子,當然激烈的同人小說還是持續進行。

這幾年,當然也有些改變。

為了小魚酥就學的問題,他們搬離了最初相遇的那棟大樓,在小魚酥就讀的小學附近租了間房子過著兩大一小的同居生活。

小魚酥今年已經小學二年級了,對於自己的老爸跟大哥哥之間的關係略懂略模糊,只曉得自己沒有媽媽在身邊,但是朱加寓對待他的態度卻不輸媽媽。

這年,蘇承景的工作職位升等之後,似乎更忙了。

於是教育小魚酥的工作不知不覺落在朱加寓身上,他也知道教小孩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是跟小魚酥之間特別合得來,他們之間的相處像朋友、像兄弟、就算沒有親生媽媽在旁也沒關係。

就在這年的某一天,正在公司裡忙著下一波企劃的朱加寓,接到了一通來自小魚酥學校的電話。

「請問是蘇於的家長嗎?」

「我是。」正在猶豫紅色好還是粉紅色好的朱加寓,用肩頭夾住電話,有些敷衍的回著。

「是這樣的,我是他的導師,今天蘇於發生了一些事,希望我們希望他的家長能約個時間來學校談談,方便的話,今天下午或者明天,行嗎?」對方的態度很客氣,但是朱加寓隱略嗅出不太對勁。

他與蘇承景都是小魚酥的緊急聯絡人,但是他很清楚小魚酥出事的時候只敢找他,因為蘇承景對他的教育方式挺嚴的,雖然不打不罵,但是一旦扳起臉來總讓小魚酥嚇得躲到朱加寓身後避難。

「他發生什麼事了嗎?」朱加寓這時已經放下工作,語氣嚴肅地反問。

「是這樣的,他與幾個同班同學打架,還打傷了對方,我們正在與受傷的同學父母溝通,目前對方認為是蘇於的錯,我們正在詢問他打架的原因,但是蘇同學一直不肯說明。」

「這樣啊……」朱加寓這時看了看手錶,不禁嘆了口氣。

「請問朱先生有空來學校一趟嗎?」

「我一個小時後到。」朱加寓放下話筒,拎起自己的隨身物品匆匆起身就向公司請假離開。

主管簽下假單時,看他一臉凝重的樣子還忍不住關心了幾句。

「發生什麼事啦?」

「我兒子在學校跟別人打架,現在要去學校一趟瞭解。」朱加寓領過批准的假單,轉身就往外走去,而他的主管卻是一臉恍惚。

……他記得,小朱單身啊,什麼時候又繃出一個已經念小學的兒子了?

……還是他哪裡理解錯誤了?

 

朱加寓沒注意到自己的發言讓主管感到困惑,他手裡拎著隨身物品匆匆忙忙地在外招了台計程車,直奔小魚酥的學校。

一到學校的導師辦公室,他便看見已經八歲大的小魚酥,正癟著一張嘴,臉上明顯掛彩的姿態坐在角落的會客沙發椅上動也不動。

這一大一小視線對上時,小魚酥像是憋不住情緒,眼眶迅速堆積了淚水。

「請問,是蘇同學的家長?」小魚酥的導師是個挺年輕的女孩,年紀與他差不多,對方一看到他明顯露出吃驚的模樣。

「我是。」朱加寓朝老師示意,並走到小魚酥面前伸手摸摸他,眼底完全沒有責怪的意思。

「你跟同學打架了?」他刻意放柔聲音問,小魚酥仰頭看著他,只能點頭示意,好像只要一開口就會大哭。

「為什麼打架?你可以跟我說嗎?」這時,朱加寓蹲下來檢查他臉上的傷,心想這下絕對瞞不過蘇承景了。

「唔──」小魚酥只發出一個單音,眼淚就不爭氣地滾了下來,那模樣看起來相當委屈。

「你可以先跟我說為什麼打架,我不會生氣。」他看小魚酥難得情緒這麼不穩,想著肯定出了大事。

「……他們說你們的壞話。」小魚酥聲音啞啞的,覺得很委屈。

「他們?你說你的同學嗎?」朱加寓一愣,沒想到這件事跟自己有關係。

一直無法問出原因的女導師也只能跟在後頭靜靜地聽著,同時對這一切感到越來越困惑。

「嗯。」小魚酥抹掉眼角的淚水,看起來更加委屈了。

「說我跟承景的壞話?」朱加寓轉身向導師要了張面紙,輕輕地替他擦掉淚水,他隱略的察覺出小魚酥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笑你們……我覺得他們很可惡,還笑說沒有媽媽不正常……可是,我沒有媽媽也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你們、你們又對我好好,為什麼……他們要說你們不正常?我不喜歡他們這樣……又沒有做錯事──大哥哥為什麼要被笑……」

小魚酥說著說著眼淚全數潰堤,後頭的話全被哭聲掩蓋抽抽噎噎地,大概也只有朱加寓能聽懂大概。

站在後頭的女導師也大概聽出原因,這時她不禁挑挑眉,似乎看出這兩人之間的關係,的確與班上其他同學的家庭背景不大相同。

「所以你就動手打了他們啊?」朱加寓看著他哭哭啼啼的模樣,卻忍不住勾起微笑,這番話聽來真不忍心,至少晚上蘇承景要發怒時,值得拿出來擋。

這個孩子在替他們捍衛愛情唷──嗚嗚,感動吶。

「我們出去談談好嗎?」朱加寓還是勾著微笑,拉起他的手,並向老師說明先帶出去安撫情緒。

小魚酥這時乖乖地站起身,牽著他的手走出門,朱加寓帶著他在外頭隨便找了個造景的大石頭旁坐下,瞥見他嘴角的傷,還是忍不住感到心疼。

「大哥哥先跟你說,打架是不對的事,這件事你必須先反省,再來呢……你打架的原因,就不怪你了。」朱加寓張手輕柔地將他抱住並拍拍他的背說道。

「唔……我知道爸爸會生氣,可是、可是……我真的不喜歡聽到他們無緣無故說你們很奇怪,他們、他們才奇怪……你、你跟爸爸說,我不是故意的,好不好……」小魚酥說著說著,哭得更凶了,又想起自家老爸生氣時的模樣,開始感到害怕。

「這個我會幫你跟承景說啦……你不要怕,他不會生氣。」朱加寓抱著他笑了幾聲,終究還是最怕他老爸生氣才會哭得這麼凶。

「真、真的?」

「真的真的。」

「那就好……」

「小魚酥,你是怎麼跟他們吵起這件事的?」朱加寓有些在意,雖然長年下來他已經不太介意,自己與蘇承景的關係被外界知道,但是小孩子之間還處於懵懂的成長階段,對於這種事多少還是會有些歧視因子。

他最擔心的是小魚酥往後在學校,會不會遭到不公平的待遇,這是他不願見到的結果。

「我說、我有一個大哥哥、一個爸爸,我們一起住,沒有媽媽,可是過得很快樂……然後他們開始笑我,說這樣很奇怪,說你們又不是夫妻……然後,同學的媽媽就說,沒有媽媽的小孩,果然是壞孩子,說、說你們都不會教小孩……

你們又沒有錯,他們卻說得很不好聽……他們都亂說……我不喜歡這樣……」

小魚酥說著說著,又開始委屈地哭出聲,這時朱加寓只能繼續抱著他安撫。

「小魚酥,不要太介意這種話,這些不用去理會。」

「可是他們無緣無故說你們不好……」

「不要跟他們計較,他們不懂,你懂就好。」

「嗯……我沒有媽媽,可是我不壞……」

「我知道。」

他的輕聲安撫逐漸奏效,小魚酥的哭聲緩了下來,眼淚總算也止住了。

只是,小魚酥的情況讓朱加寓覺得必須私下跟他的導師好好溝通,至於被打傷的同學,勢必也得找個機會去道歉。

就算他已經可以想像得出,對方的家長會擺出什麼樣的嘴臉來對待,但是該做的禮節還是得做。

「小魚酥,大哥哥只想讓你懂一件事。」抱在懷中的孩子情緒已經平緩許多,他又輕聲地開口。

「什麼事?」

「這世上不見得所有人都會接受你、或者我跟你爸爸之間的相處模式,我們其實也沒什麼錯,但是他們總覺得這些就是不對的。

你也不會懂,為什麼他們這麼堅持我們不對,只是……這件事我覺得沒有絕對,逼不了他們認同,那就算了,只要自己過得心安理得就好。」

「嗯。」小魚酥窩在他的懷裡下意識地,將所有的眼淚全抹在他的白襯衫上,不知不覺他衣服多了一小塊水漬。

「你只要覺得我們這樣很好、很快樂就好,不要去在意別人的目光,也不要特別去跟他們吵這件事,我們本來就沒有什麼正常不正常,就是一般人、一般的相處模式,我跟你是家人。

你只要記得這件事就好,直到你長大、更懂事的時候,還一直記得這件事就好。

懂嗎?」

「我懂……」

「不哭了喔。」

「嗯……」

「這沒什麼好哭的,為什麼要被他們氣哭?不值得。」

「嗯。」

「小魚酥。」

「嗯?」

「謝謝你。」

被抱在懷裡的小魚酥有些楞楞地,想看看朱加寓,但是對方突然將他抱得很緊很緊,他不知道大哥哥怎麼了,只感覺到他好像很開心,完全不介意他打架的事。

他想,大哥哥一定懂,就算動手打架也不一定就是壞孩子。

就好像他也懂,自己沒有媽媽也不是一件不對、不正常的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an
  • 我就知道是這件事......
    如果是兩個爸爸帶一個小孩,通常小孩長大後就會意識到這件事情

    原來叫蘇於XD難怪叫小魚酥~
  • 通常是的。

    瀝青 於 2014/12/28 22:25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