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這是之前白色情人節時,編輯要的特別企劃小短篇。

這裡也放上來給大家看看兒!

是說,孫維的故事已經要進展到出版的階段了!!

詳細時間就在等等啦!

-----------------------------------------------------------------------------

小年夜那天,距離情人節才剛過沒多久。

朱加寓拉著行李箱站在蘇家的大門前,顯得有些依依不捨。

「那我先走了喔。」朱加寓看著尾隨他,一副送行的父子倆,情緒有些低潮地說道。

「到了打通電話報平安。」蘇承景抱著小魚酥輕聲對他說道。

「喔……」朱加寓還是一副無力的樣子,簡直像快枯萎了。

蘇承景沒多說什麼,只是掛著淺笑目送他離開,直到對方下樓、看不見為止,這才關上蘇家大門,準備明天除夕該處理的菜色,每天帶小魚酥回老家過年是例行公事,今年當然也不例外。

而朱加寓也得面臨同樣的事,回到鄉下老家陪是他如己出的大伯過年、好好團聚一下,兩人至少得分開個四、五天才能見面,這是他們都很清楚的事,朱加寓又是相當明理的孩子,沒道理不知道,然而他就是不懂朱加寓為何在鬧脾氣。

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這幾天他可以清楚感受到,朱加寓對他似乎有些不滿。

「把拔,大哥哥是不是不開心?」小魚酥窩在他胸前,有些擔憂地問道。

「沒有,他只是有好幾天見不到你,會想你而已。」蘇承景也只能避重就輕解釋,小魚酥還小,還不懂愛情裡總會有點小摩擦。

「喔!我也會想他。」小魚酥甜甜地說著,這模樣要是朱加寓看到,大概又會興奮地又親又蹭。

「把拔幫你洗澡,晚點再弄布丁給你吃。」

「好。」

蘇承景決定轉移小魚酥的注意力,至於正在鬧脾氣的朱加寓,他認為只是不適應這麼多天的分開,等到年假結束之後,自然就會好轉。

朱加寓跟他談戀愛的態度一直是相當懂得拿捏分寸,交往以來雙方都能好好溝通,他總深信這次也是。

不過──除了回老家的當晚,朱加寓有撥通電話報平安之後,他卻一直沒在接到朱加寓的訊息,讓他難免有些擔心,他想除夕可能忙著跟親人過年,所以選擇體諒,但是到了初二還是接不到消息,這就不免擔心,自己也就主動撥了通電話過去,響沒幾聲很快地接通。

「喂?」那頭的朱加寓,聲音聽起來還算心情愉悅。

「這個年過得如何啊?」蘇承景一聽到他的聲音,不禁露出淺淺微笑,他其實也挺想對方。

「……還好。」朱加寓遲疑了一下,言簡意賅,卻又讓蘇承景覺得哪裡不太對。

「嗯,那你好好放年假。」蘇承景選擇不願追問,還是認為年假過後一切都會回歸正常。

但,事情似乎不如他所預期。

年假回來之後的朱加寓,情緒似乎還是有些鬱悶,有時像是在想事情而分神,蘇承景總要喚個好幾次他才會應聲,而且這個問題日益嚴重,終於他也受不了,某天夜裡趁著朱加寓窩在他們的浴室裡刷牙,準備上床睡覺時,他直接堵在門口質問。

「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他問得很直接,朱加寓先是一愣,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沒、沒啊……」他抹抹嘴角的泡沫,一臉無辜。

蘇承景這會兒沒說話,一直盯著他,似乎想把他看透,但是他看到的卻只是對方眨眨眼,一臉莫名其妙。

所以是自己想太多?

「真的沒有?要是我哪裡做錯,你要明說,不要這樣悶著,我不舒坦。」

「喔,沒事啊。」朱加寓繼續刷刷刷,一副沒事的樣子,讓蘇承景也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

「是嗎?那就……早點睡吧。」蘇承景覺得尷尬,搔搔頭髮走回臥室,而朱加寓繼續刷牙,只是就那一個瞬間,他還是不免露出落寞的神情。

雖然這點小摩擦來得莫名其妙,卻也去得快,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也一如往常,偶爾還是會滾滾床,促進親密關係。

二月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進入三月,從前朱加寓就覺得二月跟三月的交接期相當奇妙,一個是嚴寒的末端,一個卻是初春之起,前幾天還得穿長袖毛褲,過個幾天卻得換上短袖短褲,這天氣真像個善變、多愁善感的女人。

「我倒覺得你也不惶多讓,簡直是戀愛少女心。」才剛忙完截稿期的噗子,與他通電話,一如往常當起心靈導師,這尖銳的眉批功力依舊不減。

「有嗎?」朱加寓一臉困惑,為何他的心靈導師會突然提起這件事?

「那麼,來談談你的上一次的新刊。」噗子還冷哼了一聲,繼續接著說:「殺手先生差點被滿坑滿谷的巧克力淹沒,還差點挽不回他的僕……攻君,只因為殺手先生不過情人節,甚至斥為無聊,而差點引發分手危機,最後依舊是嚇死人的神展開床戲……」噗子停頓了一下,朱加寓有些不安地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你們家那隻不過節啊?」

「唔……對啊。」朱加寓扭扭捏捏、迂迴千轉,點頭承認,這也是他一直以來鬱悶的原因。

「所以說你真是少女心,過不過節又不重要。」噗子嘆了口氣,這傢伙幼稚的程度真是超乎他想像。

「這完全是奇蒙子問題啦……」朱加寓有些委屈,這也是戀愛程序之一,不是嗎?

「奇你媽,你別奢望一個離過婚的男人,會對情人節有什麼浪漫憧憬,別忘了、他離過婚、等於死過一回,真夠天真,我都不想幫你開導了。」

「唔……」朱加寓皺起眉,被噗子這麼一分析,越顯得自己的不成熟。

但──

「至少也可以送個巧克力啥的……意思意思一下啊。」他還是很鬱悶,滿心期待情人節那天,蘇承景說不定有什麼行動,到頭來卻什麼都沒有,還獲得對方加班到深夜才回家的悲慘結果,而且什麼表示都沒有,害他好失落。

「幼稚,不跟你提了,你好好想想。」噗子覺得多說無益,這次直接掛掉手機,獨留朱加寓在那邊惆悵不已。

「唉……這願望很小、很好達成啊……」

「所以這是你前一陣子老是悶悶不樂的原因?」

就在他情緒還沒平復,蘇承景不知何時出現在他面前,這讓躲在浴室裡偷講電話的朱加寓覺得有點丟臉。

「耶……你醒了喔?」朱加寓看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半夜三點,他深信吵不醒對方,可以偷偷訴苦的好時間才對。

「一個半小時前就醒了,看你待在浴室裡這麼久,我能不擔心嗎?」蘇承景皺著眉,還夾帶著滿是睏意的哈欠。

「喔……」朱加寓這時低下頭,不敢直視他。

「這種事啊……你應該早點講。」蘇承景嘆了口氣,突然這麼說道。

「早點講什麼?」

「我不是會注重過節的人,但是也不代表我不過。」他想,這傻瓜竟然就這樣鬱悶好多天,真不知道該念他還是心疼他。

「喔……」朱加寓還是覺得有些尷尬,蘇承景的直接坦白反而凸顯他的不成熟。

「小朱。」蘇承景看他畏畏縮縮的模樣,緩緩地靠近他,捧住他的臉落下一吻。

這一吻來得有點突然,朱加寓一時之間還有些恍神。

「下個禮拜六,是不是還有個白色情人節?雖然我不太清楚訂在這天有什麼含意,但是他也是個情人節,那天小魚酥會去爺爺奶奶家玩,就我跟你……一起過吧。」蘇承景勾起微笑,看在他眼裡真心覺得相當好看、迷人。

「真、真的嗎?」朱加寓有些興奮地問。

「幹嘛騙你?至少希望下次你別再讓殺手先生被一堆巧克力砸昏,然後又被這樣那樣的超展開劇情了。」

此話一出卻讓朱加寓沉默好一會兒。

「你……是不是偷看我寫的同人小說?」他滿是羞愧地質問。

而蘇承景卻是神祕一笑,並接著說:「喔?我有買。」

 

「啊啊啊啊啊啊──你幹嘛買?幹嘛買?我怎麼不知道你有買?住手!燒掉、燒掉啦!」朱加寓頓時崩潰,當下可是真心想死的窘況。

什麼白色情人節的頓時不重要,而是他的臉皮薄禁不起這麼羞恥的狀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羽風緋飄〈暗夢〉
  • 我果然還是好喜歡朱加寓寫的同人本被蘇承景買來看的時候,那場景那對話那氣氛根本萌呀啊────
  • 啊哈哈~謝謝你!

    瀝青 於 2015/04/08 2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