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瀝青。
這次的新刊是,全職高手的同人-雙花本R18喔!
那麼~請容許我,焚香、淨身,抱持著恭敬的心來介紹這次的新刊資訊
請看:

書名:床頭吵床尾合-(全職高手同人-雙花R18)
CP:孫哲平X張佳樂
故事內容:
會有兩篇
1.是原著向延伸R18
2.是黑道PARO-R18

總字數:約在2萬

作者:瀝青
繪師:海帶(初次被我拐下海畫R18喔..科科科科)
尺寸:A5
售價:100NT

販售資訊:因為個人因素,目前先暫訂只有場售。
販售地點:CWT44-台北場

封面待補

印調截止日:2016/11/15

由於是R18本,需年滿18歲才可購買,屆時也請購買的朋友出示身份證,感謝!

注意:這是印量調查,並不具保留、預購的功能,感謝合作!!!

 

印量調查網址:點我點我

 

試閱:

第一章 吵了

反常。

身為室友的林敬言率先察覺張佳樂不對勁,但是礙於他人隱私不便多問只好藏在心底。

常規賽剛結束,檢討結束後眾人吃過宵夜才回房休息、洗澡、就寢。

張佳樂還待在房間內,已換上睡衣準備睡覺,仍舊改不掉睡前玩手機的壞毛病,這是很普通的日常,但──此情此景若套在B市,可就是異常了。

以往他們若在B市比賽,當天張佳樂一定申請外宿。

而今天,這人卻狀若無事的躺在床上刷手機,尤其他今天話特別的少,讓人感到不對勁。

「呃──張佳樂啊──」

「嗯?」

「你今天──留宿啊?」

張佳樂此時擱下手機看著他,眼底沒什麼情緒。

「嗯,沒地方去。」

「喔──」林敬言發出冗長的沉吟,這個「沒地方去」的含意可深遠了。

「睡覺吧!明天早上不是還要復盤?」張佳樂覺得累了,放下手機說道。

「好,我關燈。」林敬言從善如流,熄燈睡覺,折騰一天,早些休息當然好,只是他心頭有太多疑惑,無從問起。

──這人鐵定跟某人起爭執了吧?

林敬言抱著滿腹的疑問入睡,調整好心情,準備面對下一輪比賽──

就在他睡到一半,隱略聽見隔壁床傳來細微的說話聲。

「你曉得現在幾點嗎?」

喔──那是張佳樂的聲音。

聽起來是刻意降低音量,採取氣音方式,卻掩蓋不了他的怒火。

「什麼?你在門外?你這時間不睡覺做什麼?」張佳樂失控地喊了一聲,老早被吵醒的林敬言默默地爬起身關心。

「老林,抱歉──吵醒你了。」

林敬言沒說什麼,摸索擱在小茶几上的眼鏡,慢條斯理地戴好,盯著他好一會兒。

「孫哲平來了?」林敬言指著門口問道,臉上掛著淺笑頗有安撫張佳樂的意味。

「呃──」張佳樂目光閃爍,話說不清。

「去吧,不管有什麼問題,好好說。」

「老林,謝了。」張佳樂那一瞬間,彷彿看見對方背上有一對天使的翅膀。

「明天九點集合,如果來不及,提早一個小時跟我說,我才能幫你掩護。」

「好。」張佳樂感慨地嘆了口氣,能有這麼知心的對友,真是上天眷顧。

他一邊調整心情一邊想說詞,抵達酒店大廳,就看見有個高大的男人背對著他,望著外頭沉思。

「我說你啊,大半夜的不睡覺,到底想做什麼?」張佳樂離他三步遠,帶著幾分不悅問道,他才不承認自己見到男人時,心底是有那麼一絲興奮。

「見你。」男人轉過身淡淡地說道,只是一個眼神就夾帶強大的氣場,壓得張佳樂縮起肩膀。

「……見到了,你可以回去了。」張佳樂不甘示弱,努力挺起胸膛。

他不能認輸,他們還在冷戰,他樂爺可沒這麼輕易投降。

「我們需要談談。」孫哲平的來意簡潔有力,這番話更有倒數計時的意味。

「有什麼好談的啊?」張佳樂不太會說謊,他更不敢直視孫哲平,視線飄啊飄,尷尬癌簡直要發作了。

「很多,連著三天拒絕聯絡、拒絕溝通,你在鬧脾氣。」孫哲平細數罪狀,語氣平淡,卻含著相當份量的委屈。

「所以?我能不生氣嗎?看到你跟幾個妹子尋歡作樂的照片,你爽我不爽,好嗎?」張佳樂覺得比他更委屈,明明是對方的錯,不是嗎?

「所以,你得聽我解釋,不能讓我死得不明不白!」此時,孫哲平焦躁了些,音量大了不少,一旁的路人不免側目。

「你小聲點!萬一被人聽到,能看嗎?」張佳樂不想成為眾人圍觀的重點,左右衡量之下只好先退一步說:「我先跟你走就是了。」

「嗯。」孫哲平始終緊皺的眉心鬆開了些,抓著他的手腕往外走。

「回住處過夜。」

「我今天沒申請外宿,隨便外出會挨罵的!」張佳樂被迫跟著走,被緊握的力道驚人。

「老林會幫你。」孫哲平頭也不回,離開酒店後筆直地往停車場走,後頭的人還在動嘴反抗,卻不自覺地順從往前,看在孫哲平眼裡只覺得可愛。

「你得感謝老林幫忙掩護,我們明天早上九點還得集合,我們每一場比賽都不能掉以輕心的。」張佳樂被塞進車裡,孫哲平默不作聲,替他扣好安全帶後返回駕駛座發動車子。

張佳樂見他一句話也不回,又開始說起今天比賽,說得眉飛色舞,完全忘記他們倆之前的冷戰。

「你都不曉得今天多驚險,一個閃神差點就落敗,幸好贏了。」張佳樂拍拍胸口,想起結束後韓文清那雙帶著警告的眼神,他差點就要把身上的家當全交出去了。

「我今天看了,你注意力要更集中點,不過──就我看來,你已經進步很多。」孫哲平一面開車一面提點他,雖然他的能力不比當年,但是要給點意見還是可以的。

「耶?你看了?我以為你今天不來哩!」張佳樂詫異地問道,他以為孫哲平不想見到他。

「我說過,你的任何一場比賽,我都不會錯過。」

「唔──」張佳樂被堵得一句話也回不了,只好轉頭看向窗外迴避他。

「……那張照片,是誤會。」大約沉默了五分鐘,孫哲平主動導入話題。

「唔──但是那群妹子摟著你,都摸上你的胸口了。」張佳樂冷哼一聲,不提還好,一提就氣。

「樓冠寧也真亂來,上傳這張照擺明要鬧我,如果我想背叛你會傻到昭告天下嗎?」孫哲平沒好氣地罵道。

「……所以你會背叛我?」張佳樂挑挑眉反問。

「不會。」他只是比喻,這個傻瓜居然還聽不出來?

「那麼,到底怎麼回事?」張佳樂將身子往後靠,情緒比方才緩和。

「那天義斬辦了個聚會,順便慶祝某個朋友的生日罷了,由於還有幾個人是電競圈的朋友,挺聊得來,當下過於歡脫些,所以手腳都攀上來,我立刻收手,沒想到被那群傢伙拍下,想營造我左擁右抱的景象,全只是開玩笑罷了,沒想到──」孫哲平揉揉眉心,一想到那張照片,被一群人嬉鬧轉載,他還看見幾個鐵粉哭天喊地的說,你這麼做張佳樂怎麼辦?

一個個都在替張佳樂哭喊、討公道,活像他真的背叛了人,沒想到這蠢蛋信了這個假象,還跟他鬧起脾氣,幸虧這兩天霸圖在B市比賽,他早料到這人會來個相應不理,只好直接深入敵營綁人。

「喔?單靠你的片面之詞,你要我怎麼相信?」張佳樂其實很清楚,這男人是很直白的人,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但是此時此刻──他的小惡魔尾巴悄悄跑了出來,想多作弄一番。

「我等等叫樓冠寧當面說明,看是要打要罵,隨你。」孫哲平的語氣太過認真,反倒讓張佳樂一陣毛骨悚然。

「別、別!我是開玩笑的,他什麼身份啊?我可下不了手。」

「那麼,你總該相信了吧?」

「姑且信了。」張佳樂打了個哈欠睡意漸濃,其實他早就原諒孫哲平了。

「睡一下,到了叫你起床。」孫哲平見青年累了輕聲說,他很明白經歷一場高強度的比賽,是多耗精神力的事,這大半夜把對方找出來說清楚,也不是他願意,但是一件事懸在那不解決,對他們倆都難受。

「嗯。」張佳樂側過身、閉上眼休憩;伴隨著車子規律的起伏、悠揚的音樂,他很輕易睡著。

「張佳樂,到了。」他停好車,伸手搖醒睡得深沉的人。

「唔──再睡五分鐘。」張佳樂完全捨不得離開座位,還猛蹭舒服的椅背。

「回家裡睡,有床不躺,傻子。」孫哲平當然不會放任他繼續睡,索性下車繞到身旁一把將他扯離車子,這下張佳樂不得不醒。

「哎──你輕點行嗎?」張佳樂總算清醒過來,被這麼粗暴的對待心情相當差。

「就怕你繼續賴,當然得狠一點。」孫哲平揉亂他的頭髮說道,轉身就往家門走,抓起鑰匙開鎖。

「你這傢伙真的很討厭!我怎麼就這麼笨,惹上你啊?」張佳樂氣不過衝了過來,抬腳踹他幾下。

「就是惹上了,你認命吧。」孫哲平不甘示弱,一把鉤住他的肩膀又揉又捏,力道之大令他直喊疼。

此時,門也開了,兩人拉拉扯扯、嘻嘻哈哈,不久前的低氣壓簡直像是一場夢,兩人進了屋關上門,仍舊不停打鬧。

此時,不曉得是誰先越界,打鬧逐漸變成帶點曖昧的親吻,兩人最後滾成一團,衣服扯得亂七八糟,轉眼間整個布置典雅、舒適的客廳裡,只剩下男性的粗喘。

 

-----試閱到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