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可以找到我

試閱

  十年後與十年前

早晨,天氣非常好、陽光非常溫暖,但是對於徹夜拍戲的鄭允航來說可就不怎麼好,尤其他的小男友是個生活作息規律的傢伙,早上七點準時拉開臥房窗簾,陽光直接灑在他眼皮上,相當刺眼。

「石齊任──你不也徹夜拍戲嗎?為何還是準點起床?」鄭允航抱著棉被哀嚎,早已起床的人瞥了他一眼,悄悄地將窗簾拉緊來到他身邊。

「前輩,我們說好一起吃早餐。」他靠在對方耳邊低語,刻意壓低的嗓音拂過耳朵,使得對方感到刺癢。

「三小時前你對一個神智不清的人約定,本身就是一種自殺行為。」鄭允行將頭探出棉被,恰好對上青年那雙帶著些許祈求的眼神,沉靜的臉龐卻帶著隱忍的哀求,這傢伙永遠都不曉得這雙眼對他來說充滿殺傷力,猶如十年前他們在一個派對場合上偶遇──

當時的石齊任只是個剛出道的小男模年僅十八,與聲勢如日中天、剛從偶像轉型為演員、號稱歌演雙棲小天王的他截然不同,就在自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手握某部大片指定男配角選跋資格的他,面對同樣想爭取這個機會的石齊任,起了點私心。

「林老闆,如果我動用私人關係就只想讓那個小模特讓我包養,你作何感想?」趁著參與派對的人們專注於玩樂時,鄭允航靠在他家主子身旁低聲問道。

「如果鬧上頭版,我會罰你洗公司大樓玻璃。」身為他所屬經紀公司的老闆,林路駿白了他一眼,但是熟知這傢伙的習性,他環顧四周一眼低聲問:「你看上誰了?」

鄭允航帶著慣有的淺笑,就是這抹淡笑牽引著萬千粉絲,帶著幾分高傲、冷靜,但是與影迷應對時卻又萬分溫柔、照顧周全,因此迷上他的人特別死忠,就是因為他懂得適時給予糖與鞭子,這也是他能在「白星經紀」一躍成台柱之一的原因,當然也因為有個就算引退多年,仍舊是電影圈傳說的天王等級老闆,林路駿在背後加持也是因素之一。

「站在角落,幾乎快把派對提供的餐點吃光的男孩,順帶一題,他把我最想吃的熱狗捲全夾走了。」鄭允航看著又一口熱狗捲進了對方嘴裡,心裡有那麼一絲不開心,但是一旦對上對方那張好看、陽剛、端正的五官,頓時就感到賞心悅目。

「還在發育期──身材太單薄需要練練,但是體格與相貌不錯,適合演動作片,是墨玉的新人,你對他有興趣?」林路駿毫不客氣地打量著遠處的少年,就他看來是個指日可待的青苗,然而自家的小天王卻對他感興趣,這點他有點頭疼。

「我可以包養他嗎?」鄭允航眨著雙眼帶著期待的眼神問道。

「你可以別把這個字眼掛在嘴邊嗎?」林路駿翻了個白眼,偏偏他感覺得出來這傢伙是認真的,或許該有人告訴他這個叫一見鍾情。

「所以我可以接近他嗎?就用飄零家人那部電影的男二做為釣餌。」

「他才加入墨玉不到一個月,一下子給了這麼大的機會,肯定會讓人起疑也會影響他的星路。」

「算了──我用別的辦法接近他。」鄭允航拋下自家老闆帶著輕盈的步伐接近對方,經過甜食區時順手撈了個甜甜圈刁在嘴裡。

「晚安──」鄭允航認為他靠近石齊任時,表現非常自然。

「晚安。」正在享用餐點的石齊任沒想到這位炙手可熱的小天王會與他主動搭話,不過比起這件事,兼顧高中運動社團活動的他吃飽才是首要任務,現在他要專心享用雞肉蛋沙拉三明治。

「最後一個熱狗捲在你的盤子裡。」鄭允航盯著他盤子裡那塊螺旋麵包裡夾著一根小熱狗、上頭還灑著些許蔥末,節食期間他最朝思暮想的就是這塊點心,現在不是拍片、宣傳期,飲食上自然可以隨心所欲。

「喔──你想吃?」石齊任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對這食物充滿可望,他也並非這麼小氣的人,順手拿起熱狗捲遞給他,但是這個高度恰好在他嘴巴前。

「非常想吃。」鄭允航盯著他的手想也不想張嘴吃掉,石齊任感到意外,整個人僵在原地看著他把手上的食物吃掉一大半。

「謝了──沒吃到我感到可惜呢。」鄭允航抹抹脣心滿意足地打量他一眼,仗勢著自己是前輩,非常自然地與他攀談。

「你是墨玉的新進藝人?今天是你們家大前輩的生日派對,能被邀請來的都是他的熟人,你也是?」他非常不客氣地看著少年,十八歲的年紀還有相當大的發展空間,手臂肌肉相當勻稱、但是還在生長期的階段,所以看來是太過單薄些,若是多加鍛鍊未來指日可待,完全是個待琢磨的絕佳原石。

「是的,前輩認為該多點人替他增加人氣,不過我完全是因為可以吃東西而來。」石齊任說著又拿起另一個豬肉生菜捲大口咬下,徹底實行他本日的目的。

「我很欣賞你的直接,為了感謝你給我熱狗捲,我也送你一個禮物好了。」鄭允航直視著他的臉龐不放,少年的外貌完全是他喜歡的類型,簡短的交談後更發現對方過份冷靜與直接的反應更讓他著迷。

「禮物?鄭前輩,你真大方──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不到十分鐘。」石齊任低頭看了腕錶,他認為這一切進展得有點怪,尤其這位前輩注視他的眼神充滿了某種意圖,但是他一時解讀不出來。

「我只對看得順眼的人大方。」鄭允航這時突然將對方拉近,兩人身高相當但是論體格石齊任比他瘦了點,很輕易地挨近彼此,鄭允航靠在他耳邊輕聲說:「下週有齣戲的男二試鏡,我希望你向你的經紀人爭取機會,我這邊也會助你順利通過,順帶一題我是男一,希望到時候能在片場見。」

「呃──這是傳說中的內定?」石齊任皺著眉,他曉得演藝圈黑幕不少,內定、潛規則的傳聞更是不斷,沒想到就在他眼前發生。

「心知肚明,你想演嗎?剛出道不久就可以有好機會,千載難逢。」

「我想演──」石齊任望著他的眼眸一會兒接著問:「代價是什麼?」

鄭允航盯著他清澈的眼神緩緩開口說:「讓我包養你就是代價──」

 

「飄零家人」在開拍之前,因為出演的主角群與導演而備受注目,但是其中一直無法敲定的男二位置,最終是落在一個誰有沒聽過的新人,並未引起多大的注意,反而是身為男主角之一的鄭允航因為在開拍前鬧了一點點小緋聞,導致開鏡儀式當天成了記者追逐的對象。

鄭允航好不容易從這些記者群中掙脫,偷得一絲空閒後他首先要做的事,就是找到他的男二,也就是即將飾演他的同父異母的兄弟,石齊任。

他抬頭努力搜尋著,總算在角落發現對方正在與一名瘦高的青年說話。

「齊任,公司說他們可以提供的是基本支援,但是接下來要長達三個月的拍片期,其中有幾週甚至得去深山取景,這段時間你需要麼儘管跟我說。」正在與石齊任說話的青年是「墨玉」指派給他的助理,才剛入行兩個月不到就能接到一線角色,對墨玉來說純屬意外,更無法確定能不能捧紅青年與預算有限的情況下,公司只能給他基礎額度,因此在整個照顧規格上,石齊任明顯與其他人落差甚大。

參與演出的主角們有保母車、助理基本都有兩位,等待上戲的空檔隨時有人在旁照顧,而他恐怕連防曬都得靠自己撐傘度過。

悄悄靠近的的鄭允航當然沒錯過這段對話,他靜靜地聽著,直到石齊任發現了他。

「前輩?」他喊完後,助理回頭望向鄭允航停止對話一臉詫異。

「抱歉啊,打擾到你了嗎?」

「你們認識?」小助理看著鄭允航與石齊任良久,從兩人互動看來交情不淺。

「是啊,上回墨玉的李前輩生日會上有幸小聊了一下,方便讓我跟他單獨說話嗎?」鄭允航露出陽光的笑意說道。

「請、請!我先去幫你買點吃的。」小助理立刻讓出位置讓他們兩人獨處。

鄭允航確認小助理已走遠、周遭沒人後,便將少年帶往別處。

「前輩,有什麼事嗎?」石齊任在後頭跟著,待他們停下腳步後才發現鄭允航將他帶往一輛保母車旁。

「以後拍戲期間,我這裡你隨時都能使用,你還沒有長時間待過片場的經驗,有個安靜的空間休息是非常重要的事。」

「啊、謝謝……」石齊任望著那輛車良久才開口:「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包括這次能選上角色的機會──」

「很簡單,因為我想要讓你成為我的人。」鄭允航面對他毫不掩飾自己的佔有欲以及一見鍾情的情感。

「我是墨玉的藝人,我不能毀約。」石齊任皺著眉說道。

「我才不是要挖角,吼──你怎麼這麼……」鄭允航無奈地望著他,這才發覺跟這傢伙溝通不能拐彎抹角。

「上回說的,我想包養你,讓我當你的金主,條件是你必須完全聽我的話,我這個人也很有原則,我不會干涉你的工作,但是我會干涉你的感情生活。」

「所以我這邊需要做點什麼嗎?我對包養沒什麼概念。」石齊任非常認真問道,這讓鄭允航眨眨眼,一時感到茫然。

這傢伙的思維與作風與過去認識的對象截然不同,居然這麼認真看待「包養」,搞得他以為自己在談一場重要的生意。

「嗯──我得查查身邊有養小白臉的人都怎麼做,簡單的說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唯一的條件不能有緋聞、不能與我以外的人談戀愛、還有偶爾得被我潛規則。」

「聽起來不難。」石齊任頷首道,他望著周遭的人們來來往往,他曉得這是一部眾人注目的商業大片,而他能站在這裡是眼前男人的功勞,為此他對這個像貓一樣難以捉摸的前輩充滿好感。

不過,晚些他得去查查什麼叫做潛規則才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看,看完了絕頂桃花,只好把影帝系列再刷一遍,期待新作品🤗🤗🤗🤗
  • 謝謝你喔~

    瀝青 於 2018/07/21 13: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