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設定注意:

彼得因為身體變異成了蜘蛛人體質,在十二歲的時候被東尼領養,之後東尼才與隊長交往,因為小蜘蛛知道自己是養子,因此習慣稱呼東尼為史塔克先生,稱呼依史蒂夫為隊長。

快報!東尼史塔克突然有了個兒子

那是復仇者聯盟內部因為種種原因,產生分歧,而外部正對該組織有疑慮的時期所發生的事。

「東尼,你該看看這些資料。」羅德透過通訊傳傳來了訊息。

「是什麼?我正忙著。」窩在自己實驗室裡的東尼史塔克正處於誰也不想搭理的狀態,羅德強制傳來的訊息讓他感到煩躁。

「你得先看過,我才好解釋。」

OKOK──嫌我還不夠忙是吧?」東尼勉為其難地點開他傳來的影片檔,畫面第一幕是令人匪夷所思的家庭監視錄影畫面,他看見沙發、電視機以及一座廚房,時間似乎是在夜晚,五秒後突然有個奇怪的黑影爬過牆面,那個看起來像是大型爬蟲物,但是直到東尼按下定格鍵才發現,那是個人。

瘦小的身影靈活地爬過牆面甚至倒吊在屋頂上,並從手中甩出一條奇怪的白色線體擺盪而過,而這段影片就在此處結束。

「這是什麼恐怖片?你傳給我這種東西做什麼?羅德!我不曉得你是這麼無聊的人。」東尼史塔克翻了白眼沒好氣地罵道。

「不不──這是某個寄養家庭機構的人傳給我的影像,片中的孩子是他們最近轉介寄養成功的孩子,但是該家庭無意間拍到這段畫面感到很驚慌,他們認為這可能是變種人,我認為你該去與這孩子接觸看看。」

「羅德,我這裡不是慈善機構好嗎!這種事怎麼能找我?」

「因為這個孩子很特殊,負責的寄養家庭很慌張甚至想解除契約,而這孩子因為情況太過古怪沒人想收留,東尼──我認為你可以幫他一把。」

這頭,東尼史塔克盯著那一幕靜止畫面許久,受不了羅德不斷鼓吹他該試試看,終於點頭答應。

OK!我就去看一眼,一眼而已。」

 

那名造成大人們恐慌的孩子,被安排在寄養機構的會客室裡與東尼史塔克見面。

東尼對他的第一印像是:很瘦小、是個有活力的男孩子,年紀推估在十一、二歲上下,有著茶金色的頭髮且不怕生。

「喔!我的天!是鋼鐵人!」那名孩子一見到他露出崇拜的眼神喊道,因為這個舉動讓東尼心中對他充滿好感。

誰不想被崇拜呢?況且小孩子的表現是最真實的。

「孩子,你叫什麼名字?」東尼史塔克坐在他面前,輕聲問道。

「我叫彼得帕克。」

「今年幾歲?」

「我今年剛滿十二!你今天怎麼沒帶鋼鐵手出門呢?喔天!我真想親眼看到它。」彼得帕克的表現完全不像個失去雙親的孩子,相反的非常多話且充滿好奇心,這讓東尼有了初次的印象衝擊。

「今天沒有反派想要佔領地球,所以不需要帶鋼鐵手出門。」

「喔──真可惜。」彼得帕克明顯感到失望,東尼好像看到他垂下狗狗耳朵的錯覺。

「下回有機會可以讓你瞧瞧。」東尼不忍心見他失望的樣子,敵不過那雙可憐的眼神,下了個約定。

「太好了──」彼得開心得歡呼,東尼這時掏出手機點開先前羅德傳給他的影像並展現給彼得觀看。

「孩子,你得告訴我這是你嗎?」

彼得挨近看了一眼,毫不猶豫地點點頭:「是的!這裡是愛瑪蓮女士的家,原來被錄到這個,難怪他們看我的眼神非常驚慌。」

東尼對於他毫無沮喪的表現感到好奇,但是也因為他的過份堅強與早熟,已在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能與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嗎?」

喜歡與他攀談的孩子,這時卻變得扭捏了起來,眼神閃爍遲遲無法開口。

「孩子,如果你不說下場會很恐怖。」

「多、多恐怖?」

「你可能會被送去解剖,你曉得的、有些機構對這種變異的人特別有興趣,最喜歡拿著刀子在那些人身上剖開──」

「我說、我說!」彼得帕克被他的說明嚇壞了,沁著冷汗連忙喊道。

OK!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嗎?」

「呃──史塔克先生,你可以保證不說出去?」

「我保證,這件事只有我跟你知道。」

「是嗎──那麼我從頭說了──」

少年吞吞吐吐了一會兒,終於將實情說出來。

據說與他的雙親有關,他的父母在生化實驗領域上相當有成就,他們在同一個私人實驗室工作,彼得偶爾會去實驗室外頭等著父母共同吃晚餐,事件發生的那天也是如此,彼得拿著剛完成的裁縫作業想與他們分享,但是一陣轟然的爆炸聲響,打亂了所有的計畫,同時也讓彼得失去他們。

那場實驗室爆炸案東尼隱略記得,由於有部分危險物質外洩,曾封鎖一段時間。

「爆炸發生後,我被衝擊轟了好幾尺遠,我以為我也會死,那時我的手臂突然好痛,仔細一看是一隻我不曾見過的蜘蛛咬住我,但是當時驚嚇多過於痛覺,我完全昏了過去,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醫院裡,接受社會福利機構的幫忙,轉介到願意收留我的家庭,但是我在這段時間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了不同的變化。」

「哪些變化?」東尼聽著一面查詢那場爆炸案的所有訊息,除了危險物質外洩以外,幾個經過實驗計畫的物種也趁勢偷溜出去,為了以防其他事端所有參與活體實驗的動物一律撲殺,包括咬了彼得一口的蜘蛛。

「跳得更高、不需要輔助下就可以徒手爬牆,手腕還會噴出蜘蛛絲,我覺得我就像隻蜘蛛,其實感到很不安──」

「你說這些?」東尼立刻從手機調出畫面,就是上一個寄養家庭所拍攝到的影像。

「啊──是啊──因為這件事,我又無家可歸了。」彼得看著那段影片突然覺得真像恐怖片,難怪那位溫柔的愛瑪蓮女士最終連看他一眼都不敢。

「其實挺酷的,我身邊也有幾個像你這樣的人,各有所長──當然我是這裡頭最優秀的人。」

「您不覺得恐怖?他們一知道這件事立刻把我隔離,我好像有毒一樣,雖然我能理解他們的恐懼。」

「那是因為他們不懂,擁有與眾不同的禮物,表示你有更重要的責任。」

「什麼意思?」

東尼望著那雙湛藍的雙眼,閃閃發光、清澈又充滿希望,面對變故卻超齡的成熟,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是內心的確泛起一絲心疼。

「復仇者大樓還有幾個空房……事實上,原本的成員幾乎都不在那裡,挺空的,要挪個空房給你並不困難,我不介意多一個家人。」

「你是說我可以跟你住?」彼得帕克眨眨眼睛,沒想到對方會這麼爽快的提出邀請。

「正確說來,可以成為你法定上的父親、監護人──任何你可以套用的詞都可以。」

「史塔克先生,謝謝──」彼得帕克輕聲說道,努力伸手按住鼻頭,努力讓自己別哭出來。

「快點收拾行李,我可以加快領養手續,今天就住進來吧!哭夠了就快跟上,我得先跟這個機構的人打個招呼,從今天起,你有家了。」東尼轉身背對著他說道,知道這孩子需要點時間整理情緒,揮揮手後立即關上門。

「啊、是!謝謝史塔克先生!」彼得看著被關上的門良久,情緒終於平復許多,不知為何他的內心驀地踏實許多。

門外的東尼史塔克,身軀靠著緊閉的門注視著腳下一會兒。

他因為那個孩子一句無家可歸,觸動了他心裡某處最在意的事,他想起不久前那個男人說過,復仇者大樓對他來說就像個家──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家,這個孩子也不例外。

歡迎回家──

他其實想對這個孩子這麼說說,也想對那個褪下自己英雄外衣、離開眾人的男人說。

 

 

 

 

 

復古老機器的浪漫

東尼史塔克有了個名義上的兒子,年僅十二歲的彼得帕克,然而這件事並未讓世人知曉,僅有內部幾個人曉得,其中也包括復仇者聯盟的成員,當然、得扣除因為意見分歧而離開該聯盟的人們。

他之所以選擇低調,完全是出自於想保護孩子,彼得的個性與他截然不同,是個過份正直的孩子,因此他認為與其讓這孩子背負著史塔克的壓力,倒不如給予他一個平靜的生活空間。

算一算,彼得與他同住的時間已過了三個月,這段期間沒什麼特別的變化,各過各的生活、搭電車上學、在學校與朋友,偶爾碰巧有機會一起用餐,除此之外他們都在各自的空間裡摸索自己的興趣,偶爾東尼史塔克必須針對他喜歡在家裡噴出蜘蛛絲盪來盪去的習慣進行家庭會議。

除此之外,東尼還發現這孩子有個相當有趣的樂趣。

「這才不是撿破爛!復古的電子儀器有它的樂趣與浪漫。」彼得咬著抹上奶油的烤土司振振有詞。

「是啊──整個空間都堆滿故障的儀器,不知情的人會以為我對你有多苛刻。」東尼捧著咖啡冷眼一瞥,這天他並非早起,而是徹夜未眠就為了研究更新、更完善的配備好能補強鋼鐵裝。

「史塔克先生,你又整晚沒睡了。」彼得吃下最後一口土司,盯著他帶著血絲的雙眼問道。

「我的作息什麼時候需要你這個小鬼來管?別跟某人一樣。」東尼輕哼一聲,喝著他的咖啡,心裡盤算著待會兒的確該去躺一下,下午還有一場會議、新的研究發表會、晚上還有個窮極無聊的宴會得參加,當然比起這些無趣的事,他更不希望有任何一個覬覦地球的反派出現。

平靜的生活多好!

「某人──史塔克先生,與你最近一直在做的那個星號盾牌有關嗎?美國隊長去哪──」

「孩子,你該去上學了。」

這轉移話題的技巧太過強硬,彼得帕克再怎麼狀況外也感覺得出他的監護人並不想提起某人。

但──世人都知道復仇者聯盟的成員有誰,雖然對方不願提起且那人也處於失蹤的狀態,但是隨便捉的人來問,都會把他們列為一夥。

彼得的內心一直有個無法獲得解答的疑問,沒人知道復仇者聯盟到底發生什麼事,只曉得成員有所變動,身為核心人物的史塔克先生不提,誰也無法探知一二,就算身為養子的他亦是,他甚至覺得越是與對方相處久了,挖掘出的迷團就更多。

例如──他認為身為科技產業先驅的史塔克先生,總是隨身攜帶一只舊款式的折疊手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每當對方揶揄他喜歡撿破爛時,他總忍不住將視線落在被藏在上衣口袋裡的古老手機。

──現在幾乎已經無人使用的古董手機,為何他一直帶著呢?

他很清楚,這疑問不會有答案,所以不會費力氣追究。

「史塔克先生,我們今天有機會一起吃晚餐嗎?」彼得拎起背包準備出門上課,不忘回頭問道。

「我晚上有行程,你自己想辦法別餓肚子、也別毀了廚房,隨意使用。」

「喔──真可惜,希望明天有機會與你一起用餐,跟家人一起吃飯再難吃的食物都能吞下去。」

「孩子,快出門吧!遲到可就麻煩了。」東尼揮揮手催促他快出門,當下他卻認真的思考推掉晚宴的可能性。

 

下午,結束一日課程的彼得帶著些許失落感返家,或許是一早就得知今晚只有自己吃晚餐的關係,讓他感到沮喪。

他望著寬闊卻空無一人的客廳感到寂寞,他從史塔克先生最親近的祕書,哈皮先生口裡得知,這裡以前曾住過不少人,被稱為復仇者聯盟的人們,當時相當熱鬧,平靜無波的日子裡他們會挑一天在客廳裡進行活動,有時是電影欣賞會、有時是打打電玩遊戲或者配合美國隊長玩最古老的撲克牌遊戲。

然而,這一切打從他住進來至今都不曾見過,最多只有史塔克先生坐在某個角落研究任何一個研發製品。

若要說最近這個男人最熱衷的事情,應該是製造一個看來像是盾牌的東西,他偶爾瞥見過幾眼,是個很神奇的設計,看來像個手套但是點開某個按鈕立刻出現亮著一顆星型的原型防護罩,看來真的非常酷他很想開口詢問,但是每回對上史塔克先生不經意的寂寞眼神,他就什麼也不敢問了。

「沒人的時候,連腳步聲都變得好大。」彼得將背包往一旁扔,往沙發坐下張開雙手半躺在沙發上休息,這時他的餘光卻瞥見,那只本該向來由史塔克先生隨身攜帶的古老手機,安靜地躺在沙發旁並接連著充電線。

彼得望著那只現在幾乎無人使用的手機許久,並對著外殼上亮著紅色提示光芒的位置沉思。

他記得沒錯的話,綠色表示無任何動靜、紅色則代表有人來電過抑或未讀訊息。

「請原諒我一時的犯行,但──我真的很擔心史塔克先生的狀況。」彼得對著那只手機懺悔一陣子後,這才小心翼翼地端起手機緩慢地掀開。

「幸好我對這種過時電子儀器特別有研究。」彼得覺得自己像個正在辦案的偵探,掀開蓋子後所見是畫質略低的彩色螢幕,上頭顯示著未讀訊息,他再次在心頭懺悔了一番,這才點開訊息頁面。

螢幕上顯示共有十封簡訊,其中幾封的日子有點特別,聖誕節、跨年、感恩節,除此之外的日子感覺是隨意挑選,這幾封簡訊的共通點只有一個,從未被打開閱讀過,來信人始終是同一人,史蒂夫‧羅傑斯。

彼得仰起頭努力思考,他不懂既然史塔克先生如此珍惜這只手機,卻不願看任何一則訊息,而這支手機沒有任何來電紀錄亦無撥出的跡象,只有那幾則被冷落的簡訊靜靜地躺在那兒。

「通訊欄裡只有一個人──所以這是史塔克先生與他之間唯一的聯繫工具嗎?」

彼得依然想不透,那個平日總與高科技研發為伍的人,與這位眾人心中的傳奇英雄怎麼處於這種奇特的疏遠狀態。

彼得覺得自己的犯罪時間結束,滿懷歉意的心情將手機恢復原狀,趁著沒人注意的狀況下匆匆返回自己的臥房,門一闔上後他靠著門喘了幾口氣。

「背著大人偷偷摸摸做事情,真令人緊張。」他努力地深呼吸後,立刻翻起自己的手機輸入某一組數字,姓名欄只留下字母,試圖不讓其他人發現,這是他將手機放回去前,做的另一件壞事,就是背下那組電話號碼。

「說不定我是世界上第二個知道美國隊長現有聯絡方式的人。」彼得點開訊息頁面在上頭輕敲幾下,反反覆覆地輸入幾回,約莫三十分鐘後他總算打好內容,卻又躊蹴將近一個小時,直到外頭突然有人敲門讓他胡亂抹了螢幕一把,就這麼不小心將簡訊發送出去。

「彼得──」外頭敲門的人是東尼史塔克,一個此時應該出現在某個重要官員晚宴的人。

「史塔克先生?你、你怎麼回來了?」彼得推開門與對方注視著,整張臉呈現著慌張。

「你不是說要一起吃晚餐?反正那個晚宴窮極無聊,只是要分享某個老傢伙買了奇怪的古董,我沒興趣。」

「啊、是這樣啊──」彼得抹抹汗,努力拋掉剛才的心虛試圖表現自然。

「晚餐只有披薩,我來不及請人另外煮晚餐,還有可樂跟雪碧可以喝,走吧。」東尼拍拍他的肩,他依然身著正式西裝與混雜的香水味道。

「好的。」彼得對於他願意陪自己吃晚餐感到開心,途經客廳時卻發現原本在角落的老舊手機與充電線已經消失,他猜想一定被史塔克先生收起來了。

無妨,作為他法律上的父親,史塔克先生偶爾會做出蹩腳的親子互動,在他眼中都顯得特別溫馨。

就在這頓晚餐後,彼得返回房間這才想起被遺落在床上的手機,他拿起一看被一封剛回傳的訊息搞得呼吸困難。

至史蒂夫‧羅傑斯先生:

我是彼得帕克,東尼史塔克的養子,我瞞著他取得您的聯絡方式。

我只想告訴你,我的父親,史塔克先生一直將您給他的手機保存良好、小心守護。

 

RE:史蒂夫‧羅傑斯先生:

彼得,你好。

感謝你的告知,或許他不會想知道我的近況,但是如果有機會也請讓他知道。

我很好,他好嗎?

 

 

老派的網友往來方式

東尼史塔克覺得,他的養子最近不太對勁。

經常捧著手機嚴肅地敲打文字,待他發覺時這孩子總是帶著一抹滿腹疑問的眼神遙望著他,當他忍不住問起時,對方卻總說沒事。

──難道是戀愛了?

「孩子,你最近是不是碰上什麼麻煩?」終於,東尼史塔克再也受不了,拎著咖啡與甜甜圈,直接將他請到兩人的家庭會議桌前開會。

彼得向來不喜歡這張桌子,打從十二歲讓史塔克先生領養至今,他們經歷過幾次的磨合期與尷尬,幾乎都在這張桌子上解決問題,為此他對此處有濃厚的抗拒感,近來他正覺得這樣的頻率幾乎少到看不見的程度,卻仍然被迫遭遇這一遭。

「我沒什麼麻煩,為何史塔克先生會這麼問?」彼得抓著手機滿臉困惑,但是他喜歡對方帶來的甜甜圈口味,但是不知為何史塔克先生總是買三人份。

「你最近經常盯著手機發呆,聽好、雖然我們言名在先我不干涉你的隱私,包含手機使用與交友情形,但是若是危急個人安全,我仍舊不得不管。」

「噢!史塔克先生,我讓你擔心了……」彼得接過他遞來的巧克力甜甜圈,掛著淺笑,對他來說史塔克先生不是個及格的父親,但是卻是最稱職的好朋友。

「當然,這不是家長該做的工作之一嗎?」東尼歪頭詢問,這可是他購入的「育兒聖經系列,如何與青少年的孩子相處」開宗明義第一章提及的要項呢!

「我真的沒事,只是最近跟朋友的溝通上有點麻煩,畢竟我們的興趣完全不同,正在試圖找尋共通點。」彼得望著偶爾會跳出訊息的手機,避重就輕地說道。

「既然合不來就別強求,有時候理念不合,硬是要彼此配合反而傷神。」東尼史塔克按壓著因睡眠不足而引起疼痛的太陽穴,並輕聲向他開導。

彼得聽著這番話,不禁陷入沉思。

──這個是不是史塔克先生的經驗談呢?

他的胸口滿滿的都是這番疑問,但是他仍舊沒有問出口,因為現在他所進行的事情絕不能讓對方曉得,否則他完全無法預測待他如朋友的史塔克先生會做出什麼事來。

將他對外聯繫方式全數封鎖?抑或讓他與對方徹底斷了聯繫?

總之,在史塔克先生尊重他的隱私、絕不探究手機裡的祕密這件事上,他得將這件事隱瞞好。

 

 

史蒂夫‧羅傑斯:

今天過得好嗎?我的老天,要學會通訊打字這件事真難,又得避免被追蹤,我現在使用的是友人提供的帳號,所以你可以安心與我聊任何一切,包括東尼的事,友人保證不會被追蹤發現。

                                                    史蒂夫‧羅傑斯敬上

 

彼得帕克:

喔!史蒂夫先生,我該稱呼你為美國隊長嗎?另外,這個通訊軟體就跟聊天一樣,您可以不用像寫信一樣。

 

史蒂夫‧羅傑斯:

我會盡快習慣,你們最近好嗎?相處得還融洽嗎?東尼有些地方比較神經質,你必須多多體諒他,你叫我史蒂夫就好,我早已經卸下美國隊長這個位置。

 

彼得帕克:

他最近還好,依然改不掉熬夜的壞習慣,前一陣子左手的舊傷復發,花了不少時間治療。

隊長,我還是想稱呼您為隊長,在我心中永遠都沒有卸下的意思,您只是因為累了而去遠方休假而已,雖然學校內都說你是罪犯。

噢!我正在跟罪犯聊天呢!

 

史蒂夫‧羅傑斯:

彼得,你很窩心,我大概可以體會東尼為何喜歡你,希望我們有機會見面。

另外,若是我的行蹤暴露,我第一個會質問你的(笑)。

你想怎麼稱呼我就怎麼稱呼吧!

 

彼得帕克:

隊長,我保證不會流洩你的行蹤!關於這點──今天史塔克先生也對我詢問一些事,我有點擔心是否暴露了。

不過現在看來,安全過關,請您大可放心!

 

史蒂夫‧羅傑斯:

東尼問了什麼呢?或許我可以幫上一點忙。

 

彼得帕克:

他只是以為我在交友上碰到麻煩,不過我告訴他只是學校裡的朋友溝通上的困難,沒什麼大不了的!請隊長放心,他還是沒發現我與你取得聯繫了。

 

史蒂夫‧羅傑斯:

哈哈!你就告訴他是來自布魯克林的朋友,或許他可以更相信幾分。

 

彼得帕克:

不不不!隊長,這個暗示太明顯了!總之可以跟您聊得很盡興,只是希望我沒有打擾你。

史蒂夫‧羅傑斯:

沒有打擾,我很開心可以透過你知道東尼的近況,他還不想跟我聯絡,我可以理解,我願意等他。

 

彼得帕克:

我也希望有一天隊長可以回來,史塔克先生雖然將復仇者大廈遷至其他地方,但是他依然設計了許多空房,雖然我一直沒明確的問起,但是我知道其中一間房間的主人屬於你。

 

史蒂夫‧羅傑斯:

但是,在東尼願意與我聯絡以前,那間房並不屬於我。

 

彼得帕克:

史塔克先生大概是找不到時機與你聯絡,你曉得嗎……前天深夜我看見他在替你製作新的盾牌。

隊長,我記得你的盾牌先前損毀,他很認真的在修理,如果要說你們之間決裂,我一點也不相信,總有一天我希望能在家裡那張餐桌上與你共進晚餐,與史塔克先生一起。

 

史蒂夫‧羅傑斯:

彼得,你真的很貼心。

我希望我有機會能與你正式見面,若是能讓東尼來介紹我是誰是最好的。

我會將那一刻視為初次見面。

 

彼得帕克,當起社區英雄的第三天

這天,彼得帕克回家的時間遲,身上的衣服被扯破、臉上還帶著傷,更重要的是他面對東尼史塔克的反應,卻是相當閃爍其辭。

「如果在校與人起爭執,校方會與我聯絡,顯然並不是在校發生,不過我過去也幹過不少違反校規的事情,所以我並不會生氣,只要你別惹出難以收拾的事情就好。」東尼史塔克拍拍他的肩膀低聲安撫,順手送上杯子蛋糕,據說是下屬送來的甜點,上頭裝飾著漂亮的藍色小花與蝴蝶結,最初讓史塔克先生拿著看來有那麼一絲不搭。

「是……抱歉,讓你擔心了。」彼得帕克垂著頭,看著被扯開的衣服感到困擾。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東尼史塔克顯然不想追究,對於教育兒子的方式,在這一塊他的標準很寬鬆,與其他父母完全不同,也因為如此他總在放學後換上自制的蜘蛛裝在街區拯救任何一個人,哪怕是需要扶老先生過馬路他也甘願。

他知道自己的養父是個舉世聞名的超級英雄,鋼鐵人。

或許就是因為這層關係,他想與對方看齊,甚至想像著某一天與對方並肩而行,打擊那些總是對地球有眾多非分之想的反派。

然而,今天他是失手了。

今天碰上的是打算偷走藏在某個機構裡的特殊藥物,他成功制止對方,但是身上卻不幸被潑灑那些尚在製程中的藥水,感覺有些古怪,右手掌甚至出現翻黑的狀況,這令他感到不安。

「或許──隊長可以給點建議,在史塔克先生沒有發現的狀態下。」

躲回自己房間換上乾淨衣服的彼得,連忙拿出手機拍下在自己的右手並傳給某人。

彼得帕克:

晚安,隊長。

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你看看照片,這是我的右手,今天不幸被奇怪的藥水沾染,顏色從黑轉成紫色,不會疼但是感到手指力不從心,噴出蜘蛛絲時特別無力,你身邊有人可以透過線上給我解答嗎?

在不被史塔克先生發現的情形下是最好的。

 

史蒂夫‧羅傑斯:

老天,孩子!你遭遇什麼狀況,這手指看來非常嚇人,身上還有其他傷痕嗎?

 

史蒂夫回覆的速度非常快,這讓彼得感到一絲窩心,傳聞中美國隊長待同伴總有他專屬的溫柔,果然傳聞不假。

 

彼得帕克:

目前只有右手,但是隨著時間推進,我現在連握拳都是問題,手指開始不聽使喚一直在噴蜘蛛絲,所以我現在回訊息相當緩慢。

 

史蒂夫‧羅傑斯:

彼得,這情況相當不妙,我詢問過友人。

這是一種會讓身上異變的物質,因為沒親眼看見藥水的模樣,但是從你的描述看來是會吞噬你能力的東西,你現在還好嗎?

 

然而,這則的時間過得非常久,直到史蒂夫等得心慌想回撥確認時,彼得總算回應他了。

 

彼得帕克:

噢、隊長,我現在感覺不是很好,我的視線無法對準螢幕,現在打出這幾個字也很困難,抱歉了……今天恐怕無法與你深聊。

 

彼得帕克用著最後一絲氣力回完訊息後,再也沒有力氣握住手機,眼前一黑倒在自己的床鋪上,右手泛起劇烈的疼痛,幾乎吞噬他的意識。

 

「彼得帕克,確認清醒。」

他聽見一陣熟悉的女聲,這是史塔克先生的專用人工智慧,星期五。

然而,他一時沒能搞懂,這句話的意思。

「右手的情況呢?」這是史塔克先生的聲音,一如往常的沉著,卻又比先前更為冷掉些。

「感染的部位已經將清除乾淨,但是約莫一週的時間,彼得先生無法使用蜘蛛異能帶給他的能力。」

「那就幫這孩子請一週的病假,另外聯絡得上那傢伙嗎?」史塔克先生提及此事,他彷彿感覺到對方是用咬牙切齒的方式開口。

「無法定位史蒂夫先生,他所使用的帳號被刻意隱藏,目前尚在追蹤。」

「很好,我知道他的可能位置,星期五、我給你一組座標,用盡全力攻破他們的防護,讓我聯絡上那傢伙。」東尼掛著淺笑說道,但是那語氣卻帶著濃厚的不悅與反抗,他舉起手在那小得難以察覺的隨身微型電腦輸入幾個數字,將該交代的工作一併處理完畢後,面露疲憊地朝柔軟的沙發椅背靠著。

這裡是大廈附設的臨時醫療區,畢竟身為超級英雄執行任務時,總有許多無法避免的傷,他在此處也處理過不少傷勢,只是他從沒想過要讓視如己出的兒子也有躺在這裡的機會。

彼得的右手被某種麻煩的物質沾染,進而感染他的神經、皮膚、甚至是蜘蛛異能,不過所幸這種物質是會隨著時間淡化,但是要根除得靠藥物,為此這孩子得經歷整整一週定時服用藥物才能根除。

而這段時間,彼得毫無自我保護能力,更別說外出執行他的社區英雄活動,然而這些都不是他要處理的重點,而是這小子近日來頻繁與某個帳號聊天一事。

彼得帕克估計兩小時內還不會清醒,所以他無從問出他如何與那位二戰老兵取得聯絡。

種種的疑問在他腦中不斷繚繞,最後他伸手摸向藏在自己上衣的那只古老手機,這孩子唯一能取得的機會就是這個東西,但是始終不從離身的情形下他又如何拿到號碼?

「又是一件偏離我所能預測的事情。」他發出無聲的嘆息,所有的疑問將他的頭擠壓得微微泛疼,捲在被窩裡沉睡的少年透露著安穩的睡容,表示現在很安全心情可以放鬆。

東尼史塔克被自己養子舒服的睡相引起睏意,他悄悄地調整姿勢,全身近乎半躺在那張兩人座的沙發上小睡一會兒。

「史塔克先生……」

他再次清醒時,耳邊竄入熟悉的少年聲,他睜開迷濛的雙眼對上那雙不安、擔憂的眼神。

「孩子,你何時醒的?」東尼輕咳幾聲,伸手揉揉自己的臉頰試圖讓自己更清醒。

「大約十分鐘前。」彼得半蹲在他面前,身上還穿著醫療用的衣袍,神情顯得惶恐不安,這時的他才像個將滿十三歲的孩子。

「你先回床上躺著,你感染的C物質,這東西如果沒根除,你的右手將會永遠癱瘓,更別說你獨有的蜘蛛異能。」東尼起身將他推回床鋪,並將情況簡短扼要說明,這下讓彼得更為不安,因為這表示對方已經知曉整件事情的經過,但是他無法確定是否包含某個人的事。

「史塔克先生,我很抱歉──」少年躺好床甚至蓋好被子,眼底的愧疚越來越深。

「很好,我喜歡懂得反省的孩子,顯然我們都知道發生什麼事。」東尼望著他嘆了口氣,情緒卻比彼得預期中的還要平靜。

「我以前也是個不受控的小孩,所以這次的事我並不怪你,我只是認為你該有一套防護完善的裝備,而不是簡陋的連身外套,那看起來像是嬰兒穿的包屁衣。」

「那個才不是包屁衣,而且用來掩護相當有用。」彼得對於自己的創作被詆毀得如此不堪感到不開心。

「東尼史塔克的孩子,用這麼簡陋的英雄裝備,你曉得這要是被外人知道,我會被恥笑一百年。」

「沒人曉得我的身份!我隱藏得很好。」

「喔?是嗎?那麼這些成千成百的目擊者又該怎麼說?他們都說這個穿連身貌、戴蛙鏡的人可能是個少年,身份幾乎都快曝光,哪裡叫藏得好?總之,這一週你得休養、定時服藥,直到C物質完全從你身體消失,我再給你一套最棒的裝備,免得哪天你的衣服破了,落得無法掩護的窘境。」

彼得聽完他幾乎沒有換氣,好長一串的說明後,吞了吞唾沫低聲反問:「所以……你並不反對我所做的事?」

「我為什麼要反對?只是你得有門禁、隨時都得提供定位,無法應付的大傢伙不該逞強,你這個身份要叫什麼?」

「……蜘蛛人。」彼得說得極小聲,有鑑於剛才被對方恥笑裝備一事,他對自己取的稱號感到沒有自信。

「好名字。」

再次出人意料之外,東尼對他自己的稱呼感到相當滿意,就在他以為一切都能圓滿解決時,東尼卻突然換了話題。

「你是怎麼跟美國隊長聯絡上?你們兩人通訊聊天往來有多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