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的夢
夜深沈,是個美夢、熟睡的好時機。
鞍寨的某處靜悄悄的,就在接近天亮時,床上的某人醒了。
「長夜,別睡了!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嘛!」一個陌生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這從未聽過的聲音讓他產生疑惑,是哪個陌生人闖進他跟阿蒙的房裡?
於是,他狐疑的睜開眼,但是對上的是他在熟悉不過的阿蒙,更趴在他的胸口盯著他瞧。
「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嘛!」隨著這句話,長夜看見阿蒙的嘴巴一張一合的,與這句話的頻率相同,但是這陌生又稚嫩的聲音卻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這是……阿蒙的聲音?
「別發呆啊!回答我一下啊!」阿蒙的嘴巴又一張一合的,這麼陌生的情況讓長夜感到不解。
阿蒙不是不能說話嗎?
「你……」長夜將所有的疑問哽在喉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怎麼了?睡傻啦?」這時的阿蒙露出有點可愛有帶點魅惑笑容說道。
然而,長夜下一個反應卻是伸手捏住阿蒙的雙頰接著用力的往兩側拉扯。
「會痛啊!痛痛痛痛!」果然換來阿蒙慘烈的抗拒與喊叫,長夜的手勁之大讓他疼得掉出眼淚。
「是真的?」長夜又驚又喜的放開手,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阿蒙。
「做什麼捏我的臉啊?」他吃痛的撫住自己的雙頰不解的問著。
「你會說話?」長夜不敢置信的說道。
啊啊!他的阿蒙居然會說話耶!而且聲音這麼好聽可愛…
「本來就會,只是我不大想說而已啊!」阿蒙依然不停的搓揉自己發疼的臉頰抱怨說道,似乎不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不大想說?可惡啊!你居然騙我這麼多年!」聽到阿蒙的說詞他又伸手捏住阿蒙的臉頰。
「哇啊啊啊!好痛好痛!」這會兒他痛得伸手亂揮,感覺臉頰好似快被扯掉了。
正當他用盡力氣想拉開長夜的雙手時,對方的動作突然一個轉換抱住他的身軀。
「你真的會說話呢!原來不是夢。」他的阿蒙聲音好好聽啊…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嗎?」突然被抱住的阿蒙不解的問著。
「不,是太珍貴了。」長夜都快感動得落淚了。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呢?」這個要求他可說了好幾遍,長夜都沒回答他。
「好,我們先起床梳洗吧!」長夜連忙點頭答應,卻在這時他念頭一轉,雙手依然不肯放開阿蒙。
「長夜?」阿蒙不解的回問。
嗚嗚!阿蒙叫他的名字呢!好開心好開心!
「在那之前,你得答應我做一件事。」長夜情感深沈的低聲說道。
「什麼事?」阿蒙偏頭疑惑的說道。
「就是………」這可是他朝思暮想的願望呢!此刻不說更待何時?
「來,輕聲的、認真的對我說句我愛你。」長夜的用著認真的眼神說著。
「啊?」阿蒙不明就裡的回應他,要他說……那三個字?
頓時,他的臉頰浮現不自然的紅暈,怎麼抹都抹不掉。
「就這麼一句,對我說說看啊!」這可是他這輩子最大、最大、最大的請求了。
「可是……」要他說那三個字,感覺好羞人啊!
「說啊!」長夜眼神裡充滿了期待,原本以為這將會是一輩子遙不可及的夢啊!
「真是…就這一次喔!」最後阿蒙敵不過他的要求,無奈的妥協。
「嗯嗯!」長夜滿懷期待的看著他,期待他說那三個字。
「呃……我、我……我愛……」

「大哥!不好啦!快出來啊!有匹馬闖進大院裡啦!」別院的外頭,突然傳來旱衿的慌張喊叫。
「咦?」尚在睡夢中的長夜突然睜開眼,接著對上那張正窩他胸膛上熟睡的阿蒙。
阿蒙還在睡?
長夜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張可愛的熟睡臉龐,那麼方才的事又該怎麼解釋?
「大哥!你在拖拖拉拉什麼啊!快出來一起抓住那匹馬啊!」別院外的聲音又傳了進來。
而長夜繼續盯著阿蒙的睡臉。
「剛剛是…我在作夢?」長夜一臉惋惜的說道。
就、就差那麼一個字啊!就算是夢也不能……
長夜欲哭無淚的這麼想著,就差那麼一個字啊!他要聽阿蒙對他說我愛你啊!
不!說不定不是夢。
長夜心裡這麼安慰自己,突然伸出手搖搖熟睡中的阿蒙。
不久,阿蒙醒了,一臉疲累的睜開雙眼,不解的看著長夜。
「阿蒙,來我們繼續剛剛的事,你話還沒說完呢!」長夜抱著微小的期待說道。
而阿蒙回應他的則是疑惑的偏頭,一臉不解。
「說啊!剛剛你跟我說了很多話呢!來,最後那三個字,說啊!」長夜有點滑稽的要求。
阿蒙依然不解的搖搖頭,不太能理解長夜到底在說什麼。
要他說話?他明明不會說話啊!
「說啊!就差一個字啊!對我說啊!」長夜苦著一張臉抱住阿蒙無裡的要求,然而卻依然得不到回應。
被抱在懷裡的阿蒙則是依然在狀況外,甚至以為長夜身體不舒服。
而長夜就這麼苦痛的抱住阿蒙,枕在他的頸間不斷的喃喃自語,沒人能瞭解他此刻心中有多痛。
然而,最不幸的大概就是別院外那個無辜的旱衿,據說今天他的工作被長夜加了足足四五倍之多。
原因出在哪,全鞍寨沒有一個人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瀝青 的頭像
瀝青

腐宅警備隊

瀝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